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他决定在渣攻的婚礼上直播自杀 by 匿名青花鱼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虐文

 

 
  第一章
 
  还处在热恋中时,沈诺海几乎每天都会幻想过婚礼,不止一次幻想,神圣的婚礼,他和他最爱的李明利先生的婚礼,两个男人的禁忌而隐秘的地下婚礼。脑海中的婚礼,有时是在废墟的教堂里,飞舞的鸽子和柱子上爬来爬去的猴子是最好的见证人。有时会更像是个午夜的变装舞会,所有的来宾都带着面具,谁都认不出谁但是不阻碍人们狂欢。更多的时候幻想的是传统的婚礼,他穿着洁白美丽的婚纱,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向他心爱的英俊的男人,笑容比女人还动人。
 
  然而幻想终究只能是幻想。他们两个都是男人,是不可能结合的。况且李明利是个大集团公司的财阀三世,就算要结婚也不会是普通的女人,铁定是要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猜对。
 
  不过,关于这种政治联姻,沈诺海还是很有信心的。李明利是基佬啊,他又不可能喜欢女人,就算和豪门千金结婚也只是走个过场。婚后还不是各玩各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女人成为情敌的可能。
 
  稍微需要上点心的是绕着李明利身边飞的几只虫子。李明利有钱又有貌,生性又是一副花花肠子,睡过的可爱男生不计其数。不过时间足够可以打败一切,而沈诺海最不怕的就是浪费光阴,忍耐的功夫又比别人强,这么多年下来也只有他一个人还能受得了李明利这种浪荡子。
 
  大抵就会这样一直走到人生的尽头了吧?沈诺海打着的如意算盘,这回错了。
 
  在一个月之前,李明利约了沈诺海单独出来,淡淡地一句我要结婚了,我们结束吧,就试图终止他们纠缠七年的感情。
 
  结束,怎么可能结束呢?沈诺海还没明白情况,拼命解释他不在乎李明利和别的女人结婚的事儿,反正婚后**又不是什么罕见事儿。
 
  但这一次,李明利只是摇了摇头:“我不会再和你来往了,这次我是认真的。你想要多少钱,开个数,就当我补偿你在我身边浪费的这七年青春。”
 
  第二章
 
  李明利当然知道,沈诺海愿意在他身边并不是为了钱,可是他能够给沈诺海的却是只有钱了。
 
  沈诺海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嘴角抽动,他不停地问,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嘛,对着女人你能硬吗?还不是到时候要靠我……
 
  李明利这一次却出乎了他的意外之外回答:“我要和男人结婚了。”
 
  要结婚了?和男人结婚?可是中国还没有落实同性婚姻啊?沈诺海急切地说出了他的内心所想,因为太过于焦急,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了,像个结巴,可怜且可悲。
 
  李明利说:“我懂你的意思。说到底,结婚只是个仪式。结婚证书只是一张白纸,他就摆在那里,并不一定有多大的约束力,你看看别的男女夫妻,该离婚的不都在离婚了吗?该出轨的不都还是出轨吗?而我和他的婚姻,没有证书,但是我们背后的家庭势力却是逼着我们不能分开,比有证书的更致命。”
 
  “可是你……爱他吗?”沈诺海几乎快要站不住脚了,他跪在了地上。
 
  李明利笑了笑:“其实我并不怎么爱你。主动送上来操的货不会让人想要好好珍惜,只是你一直都那么死心眼,让我不得不同情你才会上你……这些你都心里头明白,不是吗?”
 
  “你爱不爱我并不重要……你爱他吗,那个人,你的家庭指定你结婚的那个人?”沈诺海想,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下一个七年一如既往地对这个人掏心掏肺,迟早有一天可以打动他的吧。
 
  “说起来,我和他的情况都差不多,都是世交,都和家里头出了柜。家里头的老一辈们一合计,既然我们两个都是GAY,不如凑一对算了。他从海外留学回来,知书达理,相貌俊美,气度非凡,作为结婚的对象,真是理想型的。虽然达不到一见钟情的地步,但可以和那样的美人结婚,没什么不好。就这样吧,和他先婚后爱,家族联姻也能获得幸福的。”
 
  沈诺海不服气地问:“他能有我漂亮?”
 
  唯独相貌,沈诺海认为自己是无可挑剔的,如果不是因为李明利说不喜欢太张扬抛头露面的人,他甚至可以作为小鲜肉偶像而出道了。
 
  李明利看了地上趴着的人儿,摇了摇头:“他的脸可没动过手脚……”
 
  这句话如同最后一击,击溃了沈诺海:“可是我去微整形是你让我去的啊……你说只是注射一点点硅胶可以让我的脸型更符合你的审美,所以我才……现在你又嫌弃我做过整容了吗?”
 
  沈诺海想不明白,一个人讨厌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任何缺点都会被放大到无数倍,即使之前丝毫不在意的细微之处,如今都能成为厌恶的借口。
 
  第三章
 
  那天沈诺海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施展了他所能的一切想要挽留李明利。但是,这个男人像是铁石心肠一样,扔下一张支票后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之后,李明利把一切的联系方式都切断拉黑了。他是个说到做到的狠角色。
 
  沈诺海万念俱灰。
 
  他一直是一个缺爱的人,从小就是个孤儿,自幼受尽世态炎凉,导致别人对他略微示好就会对对方掏心掏肺。而李明利是他的第一个男人,曾经短暂地给予过他别人不曾有过的关怀,所以即使这个人玩腻了之后对他冷眼相待,他还依旧十分死心眼地傻傻爱着李明利,就等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但现在,怕是,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沈诺海想到了死。他曾经有过不少朋友,但是自从和李明利交往以后,这个自私自利的人就开始将他的生活抽离了他的朋友圈子,嘴里说着什么你那么美貌我不想要那么漂亮的你和别的人交往太深。于是他真的乖乖的听话的逐渐和朋友们淡薄了往来,全心全意只绕着李明利一个人而转动。
 
  现在他围绕着转的恒星不要他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了,不会有人在乎他,不会有人牵挂他,不会有人会对他说你死了我们会很难过。
 
  于是沈诺海睁眼闭眼都在想着怎样的死法比较好。说真的,如果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找个孤单的角落自杀的话,就太便宜李明利了。为什么……自己已经为了他牺牲了一切,最后还要剥夺仅存的幸福呢?
 
  沈诺海甚至考虑过杀了李明利然后自杀,强行殉情。不过这样做的操作难度太大了,李明利说他喜欢纤细的美貌那还,所以沈诺海不断地在减肥,最后身体轻得快成羽毛了。这样体弱的他是没有办法杀死人高挺拔还学过一点空手道的李明利。现实让沈诺海十分绝望。
 
  那么,就找个好日子吧,可以吸引人眼球的、浮夸的场所,来一场华丽而盛大的死亡、给李明利可以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的自杀现场。
 
  沈诺海最后这样下了决心:用自己的生命,来破坏李明利的婚礼。
 
  第四章
 
  想要去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沈诺海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想要做的事,随着婚礼的日期的推进,他又逐渐开始后悔了。
 
  沈诺海自己是孤家寡人,就算死了也没有后顾之忧,可是……
 
  这场不吉利的婚礼会影响到很多别人,并不只是李明利一个人。
 
  出了这种大丑闻,两家公司会遭受怎样的抨击呢?股价会不会因此下跌,市值蒸发几个亿?
 
  连累到别人就不好了。
 
  况且,李明利的结婚对象,周氏企业家的小公子是个无辜的人。他没有任何过错,也不知道李明利从前的这些风流债。一场婚礼,可能是一个人一辈子最崇敬向往的美好的一天,可是这一天就要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前任’给毁坏了,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的吧?
 
  沈诺海处于十分矛盾的状况,本来想着如果死了一了百了的话也不会多给人增添麻烦,但这样的想法在冲动过去之后就会显得十分自私。他不是个胆小畏惧死亡的人,但天性淳朴善良的他也不想要去害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大胆休夫 by 林宛瑜 下一篇:承欢不献媚 by 蓓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