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大胆休夫 by 林宛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虐文

 

 
  第一章 
  「他根本不想娶我。」 
  侍海莲静静的对着爹爹说着,身上的凤冠霞帔将她衬得娇小玲珑,活像个精雕细琢的小娃儿,感觉起来就像是水做的小美人,年纪也不会很大,却要嫁做人妇了。 
  有一瞬间,她可以感受到爹爹的难受及不舍。 
  侍老爹伸出满布皱纹的老手,拍拍女儿的肩,「别傻了,金明月当然想娶你,你长得这么可爱,可以说人见人爱。」 
  海莲的头垂得低低的,小手都快把手绢给绞破了。 
  「我昨天听到下人说他和金伯父吵了一架……爹,他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要成亲了……」 
  「莲莲,别想太多,他跟你本来就有婚约了,早娶晚娶,都是要娶,重点是这金家大宅需要你,我们也需要有个地方安身。」 
  「可是……」 
  「你必须成为真正的少夫人啊!」侍老爹慈祥的说。 
  侍老爹爱极了这个遗传了爱妻的娇美可人宝贝女儿,如果不是因为金家老爷对他有过救命之恩,加上他因为做生意失败,所有财产全都没了,他是不会这么快就让女儿出嫁的。是金老爷收留了他们父女,他们才免于流落街头的命运。 
  而且,金老爷对他们父女一直都很好,不求回报,唯一提出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海莲可以成为金家少夫人,在未来替金明月掌一个家,生几个白白眫眫的小萝卜头。 
  只不过这个愿望及承诺一直因为男女双方年纪尚小,所以一直没提。 
  如今,金明月已成年,海莲也十六岁了,所以金老爷便命令远在外地念书的独子回来完成终身大事。 
  金明月是被逼着回来的,也不知道金老爷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才将他逼回来,但是肯定不是很和谐的方法。 
  虽然海莲一直覆着红盖头,并没有看清楚身边男人拜堂时的神情,她却可以充分感受到他的怒气。 
  他很生气,她知道。 
  「女儿啊!你只要想着你金伯父对我们父女那么好,也很疼你,相信你当他的媳妇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侍老爹安抚着女儿。 
  海莲头低低,娇弱的身子像风吹一吹就会折断的小草,看起来多么令人心疼,可是做爹爹的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宝贝女儿只是外表看起来柔弱,内心却是比任何人都还要坚强。 
  「莲莲,如果他欺负你,爹爹也不会放过他的!」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海莲微微点点头,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说的,一旦她选择了这条路,她就会坚持下去。 
  侍老爹以为海莲担心金明月长得不好,连忙说道:「虽然你们两人知道彼此,却一直没机会见面,可他和小时候相较已经是十分漂亮、好看了。」 
  漂亮?!海莲微皱眉。在一个男子身上听到这种形容词,太奇怪了。 
  「我宁愿他是个平凡的男人。」她轻声低语。 
  「他可不可以成为一个男人,也许你可以好好的教导他,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相公,相夫教子是你为人妻、为人母的天职。」 
  她点点头。 
  「好了,那我先走了。」 
  「可是爹……」 
  「怎么了?还想问什么?」 
  她要怎样开口问新婚之夜她得做些什么呢?海莲不知如何启口。 
  侍老爹明白的倒了一杯酒递给她,海莲想也不想的便仰首喝下。 
  「喝慢点。」 
  「没关系,醉了更好。」醉了就不用面对这一切了。 
  侍老爹静静的注视着女儿泛红的脸颊,决定还是不要跟她说出他有下药的事情,怕她会生气。他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顺利完成,不要节外生枝。 
  「没事,你乖乖在这里等新郎倌进来吧!」 
  就在此时,新郎倌已经被宾客搀扶了进来,他似乎酒醉得有些不像话。 
  也许想逃避的人不只她一个。海莲心中如是想,对这个全然陌生的男人,她心头也多了点同情。 
  「好了!你们全都可以出去了!」金明月大吼着,赶人了。 
  海莲却被他口中的怒意给吓住了。 
  他在生气、他也同样不想要这个被人强迫的婚姻,所以他生气,而他现在无法对其他人发泄不满及怒气,他却可以对她发泄他的愤怒…… 
  他可以,绝对可以,只因他是她的丈夫、她的天了。 
  突然,头上的红盖头被粗鲁的扯开,吓得海莲尖叫一声,身子忍不住往后瑟缩。缓缓的抬起水汪汪大眼,她迎上的是一双冷冽的黑眸。 
  金明月本以为这个狡猾、弄得自己爹爹神魂颠倒的小女人一定长得一副邪里邪气,居然异想天开的以为她侍海莲才是这世上唯一可以当金家少奶奶的人,所以他打从心底把她想成是个很不好的人。 
  哪知红盖头下的面容是那样苍白而秀丽,高挺的鼻、弯弯的眉,轻蹙的眉宇令人看了想要好好怜爱,那像扇子般轻轻扇动的睫毛是动人的,还有那小巧红嫩的唇正微微的颤抖着。 
  她不像狐狸精,一点也不像,反而像极了需要人好好捧在手掌心保护的小宝贝。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眼底闪烁着不安及慌乱,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分外柔弱,是那样的孤独、无功。 
  生平头一次,金明月心中情不自禁涌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 
  他深深看着她那双含怨的眼眸,心里有个声音在警告他:小心啊!你也被她迷惑住了,金明月! 
  他突然狠狠丢开手中的红巾,不再说话,一个人坐在圆桌前喝酒。 
  海莲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在沉静、充满压力的气氛下,她只能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压抑下想要逃跑、躲起来的冲动。 
  他长得太……太漂亮了!英气的眉、俊挺的鼻梁、抿成一线的唇,还有那坚毅的下巴,以及那一双黑眸。 
  那是一双极为冰冷的眼眸,深不可测,闪烁着某种逼人的光芒,令人感到不安。 
  她看着他宽阔的肩膀及修长的身躯,他看起来那样高大、挺拔,他会是每个女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可是他刚刚注视她的目光带着责备、研究以及不满,这样子的注视令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十分的愚蠢及幼稚。 
  就在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事时,却听到他以低沉的嗓音说话了。 
  「你知道你答应了怎样一个荒唐的事情吗?」 
  她微微低下头,喃喃的说:「我知道。」 
  他突然跳起来,冲到她面前一把捉住她纤细的肩膀,力道之大,让她以为自己快要被他涅碎了。 
  「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同意这桩愚蠢的婚姻?!」 
  他的怒吼令她的耳膜几乎被震破,但她仍强迫自己勇敢的面对他。「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承受一切的,我只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快点完成。」 
  「完成?」他又更加用力掐她的肩,浓眉警觉的皱起,表示了他的怒火。 
  「是的,明天当我走出这个房间时,我必须出示我们已经圆房的……」她的目光落在身边的白布巾上,咬牙继续说道:「证据。」 
  「好证明你有权利当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好得到金家少奶奶所能享有的天大荣华富贵,是不是?」他的语调更加提高了。 
  「少爷……」 
  「好,既然你愿意出卖自己,那我也无话可说!」 
  海莲原以为他会丢下她转身就走,不过出乎她的意料,他反而拉扯着她的新娘服,力道之大令她害怕。 
  「等一下……」 
  「我不想等了!而你是我的老婆,就该乖乖听我的话,把衣服脱掉!反正你已经为了权势金钱而出卖了自己,既然要当**,就该好好的当!」 
  她不敢相信他所说出口的话,眼泪情不自禁的涌上了眼眶,但她仍然选择忍受。 
  金明月故意弄痛她,故意要让她生气,让她后悔,但是当他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露出了大半雪白的肌肤时,酒精催化了体内的欲火。 
  「如果你不想忍受,只管抗议……」 
  「不,我已经和你拜过堂,接下来圆房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会努力学习。」 
  「你——」他看起来快气死的样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故事 by 谦少 下一篇:他决定在渣攻的婚礼上直播自杀 by 匿名青花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