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斯大林格勒的深冬 by 海獭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男男 近代 中H 正剧 美攻强受 H有

 第一章 

  这是苏维埃最冷的一个冬天。
  天空甚至不是往年的深灰色,年轻的战士抬起头,印入他浅灰色眼眸里的是被大火摧残了几天几夜的斯大林格勒的废墟。
  美丽的火花悠扬地飘向层层滚滚的黑烟中。
  他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月亮,双耳被昼夜不停的火炮炸得不得休停,严重的耳鸣干扰了他的判断力。他知道这里只有残根断臂的燃烧声,但他总是会有幻听。
  在那些混乱的声音里,有妇女的求救声,孩童的哭闹声,他的兄弟们在重伤时片刻不停地**声,广播里播报员激情的朗诵声,战时状态警报的嘀嗒声。
  突然这一切都归于寂静。
  他停住脚步不再移动,在他眼前一截被炸得就只有半边未倒的墙壁后面,清楚地传来了呼吸声。
  苏维埃的战士下意识就举起了AK-47,机枪的重量给了他安全感和信心。
  他尽量放轻脚步,打算不惊动任何生物安静地绕过断墙勘察对面的情况。但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徒劳,他的双脚踩进瓦砾里,发出声音几乎打破这一带所有的沉寂。
  “你最好趴下来,年轻的士兵,不然会成为狙击手的靶子。”
  墙壁对面的人说道,士兵的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口音是奇怪了些,但那是俄语。
  士兵听从这个建议,俯下身来。几乎同时,一发子弹从他头顶飘过。
  “见鬼!!”年轻人骂道,与死亡擦肩而过之后,他意识到对面的人是有意帮助自己的,他肯定已经知道了附近哪里有狙击手。但那意味着,身处对面的救命恩人是暴露在狙击手的射程内的。
  “你没事吧?”年轻人问道:“要不要过来我这边?”
  “没事,我面前也有掩体。你呆着别动,我得爬过来。”
  几分钟后,他的救命恩人终于匍匐爬过半截的矮墙,来到自己的这边。
  苏维埃年轻的战士惊讶地看着这个刚刚跟自己用母语对话的年长士兵,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他没有犹豫地再次端起枪,这一举动是出自本能的。
  那是个德国军人。
  个头高大,眼睛深邃,但衣着已经很落魄了,几天没刮的胡子盖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肩头的徽章显示出这个男人是有军衔的——二级军士长,高了苏维埃战士整整六个级别。
  “别开枪,年轻人!”德国人说道:“我是来投降的。”
  难怪苏维埃战士觉得他的口音十分陌生了,那是德国人的口音,他当然不熟悉。
  苏联人咽了一口口水,他依旧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的敌人,手指搭在扳机上,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杀死这个人。
  德国人看出了他的心里活动。
  “请不要杀我。”他诚恳地说道:“把我带去见你的指挥官,我可以提供重要军情。”
  他是个叛军?!!
  年轻人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
  德国人里出现叛徒是很难得的事,苏维埃战士意识到了这个人的重要性。他是个会说俄语的德国军人,军衔也不低,也许真如他所说,他可以提供重要的情报。
  自己必须认真对待这个可能性,战局是如此的飘忽不定,他们会需要任何敌军的情报。
  “把你身上的武器都扔到我面前!”
  打定主意后,年轻人发出了命令:“慢慢地去做,如果你有一丝可疑的行为,我会射击的,这个距离下你会被我杀死。”
  德国军人照做了,他一只手仍然高举着以示降意,用另一只手慢慢去摸自己身上的武器。一把手枪,几只弹匣,两把短军刀,以及一枚手雷。
  他垂着手,几乎贴着地面将手雷轻轻地抛出去,好让它滚到苏维埃战士面前。
  年轻人将对方的武器一一的捡起,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这才放下枪。他相信对方是真的来向他投降的了。
  接下来的事情反而是出乎的德国人的预料,这个清秀的苏联军人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朝德国军人伸出了带着厚实手套的右手。
  “根纳西.伊万.西多罗夫。”苏联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菲利克斯.莫里茨.巴赫。”出于礼貌,德国人也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巴赫这个时候开始觉得自己一开始可能估算错了这个苏联人的年龄。
  他五官清秀,眼睛大而明亮,嘴唇红润,甚至脸颊还有点婴儿肥,身材高挑,是个漂亮的男孩,只是那浓重的黑眼圈让他看上去有些阴郁。但毫无疑问,根纳西是个孩子。
  一个孩子会端着机枪上战场,这倒不是新鲜事了。
  一发来自于德军狙击手的子弹打破了短暂的和平。
  两个身穿不同军服的人几乎是同时吓得缩了一下身子。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地方吧。”巴赫说道,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那边应该可以隐蔽起来。”
  根纳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也觉得那是个不错的隐蔽点,整栋建筑墙壁基本完整。
  两个人弯着腰,借着废墟和浓烟作掩护,小心地避开狙击手的射击,慢慢地移动到那栋建筑里。
  “好家伙,这可是个好地方。”
  当他们安全之后,根纳西把这栋建筑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感叹道。
  这里原来应该是个富裕人家,家里有两个出口,另一个在后院的出口没有狙击手。那里里有一个仓库,里面还有一个地下室,上下楼一个六七个房间,不少家具也是完好的。
  如果根纳西可以安全和自己的部队汇合,他肯定会建议在这里设置据点。
  巴赫一屁股坐在一张沙发椅子上,伸直腿。
  他真的累坏了,他不清楚这个苏联青年状况如何,但他真的需要修整一下,同时也需要进食。
  但根纳西可没打算把他的战俘单独丢在这里,保不准这个德国大胡子就会反悔,跑回到两百米外的同伴那里,把自己出卖掉。
  “现在不是坐下来的时候。”苏联青年用枪托捣了捣巴赫的后背:“你得跟我去找找有什么可以取暖的东西,以及有没有吃的。事先声明,我们这次作战是没有配给随身粮食的。”
  “把这些家具拆了当木材,就地做个火堆不就可以取火了嘛?”巴赫说道。
  苏联人露出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难怪你在列宁格勒冻死那么多人。”
  他不客气的讽刺道,巴赫竟然找不到一个词反驳他。自己已经是战俘了,这个时候跟苏联军人在取暖问题叫板是没有意思的。
  德国人只好强打起精神,开始跟随苏联人在废弃建筑里寻找一切可用于生存的物资。
  两个人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找到了一把斧子、一只大铁桶,一些陶器、一只小木桶。在仓库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巴赫还发现了几只土豆和一罐砂糖。
  也许是老天眷顾,巴赫同时还找到了两瓶伏特加。在看到那些装着酒的玻璃瓶时,根纳西开心的难以自制,给了他战俘一个拥抱。
  有了这些,苏联人就开始发挥他们冬季无比强悍的生存本领了,巴赫则给这个少年打下手。
  他们用散落的砖块做了两个简易炉子,根纳西将铁桶放在上面,桶里满是雪,那些是苏联人打发德国人就地从院子一小桶一小桶接来的。
  这个时候,巴赫才意识到,这玩意似乎可以用来洗澡。
  德国男人感动得几乎要哭了。
  他自从进入斯大林格勒之后就再也没洗过澡刮过胡子,满身的虱子折磨得他难以睡着。这对于天生有洁癖的德国人来说简直是酷刑。
  现在,他可以洗澡了!
  “等水热了你就再进去。”根纳西说道:“衣服留给我。”
  “啊。”巴赫有些难为情:“我自己可以洗。”
  “谁说要给你洗衣服了?”根纳西翻了个白眼:“你当然自己洗自己的衣服,但你现在必须把它们交给我,免得你逃走。”
  这招够狠的,谁愿意光着身子在冬季的斯大林格勒街道上奔跑?死也不能这么死好吗?
  巴赫老实照做,脱了个精光,然后爬进铁桶里。
  “啊——”他舒服地大声叹了一口气。
  房子外面还能依稀的听到炮火声,但只要有热水,坦克开到面前他都可以视而不见。
  “嘿,接着!”根纳西扔给他一把非常短的水果刀,然后是一块镜子碎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宠你不嫌多[重生] by 7酒一壶 下一篇:废后将军 by 一度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