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宠你不嫌多[重生] by 7酒一壶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甜文

 

 
第1章 收藏转续写
  “云离,云离。”
  “云离……别睡了云离,铃响了,一会老师过来了。”
  浮浮沉沉中好像有人在不停的叫他,四周一片漆黑,云离寻不到方向。
  谁在叫他?他又在哪?
  他努力朝着说话声音的方向奔跑,依旧无果。
  “云离,老师来了!”
  身体被狠狠的推了一把,黑暗中云离一脚踩进了深渊,身体快速往下跌落。
  ……
  云离猛然惊醒,惊魂未定后眼神里又透出茫然,完全不知身处何处。
  雨声,风声,交流声,越来越清晰的声音围绕在身边,最后交杂在一起,仿佛身处闹市。
  这时有人在他身边问:“云离你是不是生病了?叫你半天都没醒。”
  云离慢慢转向对他说话的那个人,一张熟悉的面孔,有两年不曾见过了,他不确定的张了张嘴:“顾……佑宁?”
  顾佑宁皱着眉头,神情带着疑惑:“你是不是不舒服?头晕?”
  窗外正下着暴雨,天色暗沉。上了年纪的灯管在教室里并没有起到多少照明作用。
  黑板颜色比平日要深许多,白色的粉笔在上面写出的字却看不清明。
  讲台上的老师看着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前面的同桌正在说悄悄话,仅一个背影云离心里便有一股熟悉感涌上来。
  云离攥紧拳头,指尖陷入手心,钻心的疼。
  这不是梦,太真实了。
  同桌好友担忧的看着他,云离却不知如何开口。
  半响。
  云离缓缓的摇了摇头:“没事。”
  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死了半个多月,怎么突然出现在学校?还是高中时期!
  他大学毕业都两年多了,毕业后因为言逸辰的原因一直没有工作。直到他意外身亡,也没有机会再回高中看一眼。
  现在,他竟然坐在高三教室里,曾经分散五湖四海的同学全部都在教室,听着新上任的物理老师在讲课。
  这一切都太叫人难以相信,但是又太过真实。
  是南柯一梦,还是自己真的回来了?
  死后,回到了七年前,他上高三的这年,和言逸辰开始有交集的时间点。
  他回来了,既然他回来了,那言逸辰呢?
  言逸辰在他死后半个月自杀,既然他回来了,言逸辰是不是也没有死!
  云离猛然向言逸辰的座位上看去,空空如也!言逸辰的座位上没有人!
  云离呼吸一滞,瞳孔骤缩,控制不住猛的站了起来,带动桌椅发出巨大的声响。
  教室里所有人都对他看过来,物理老师看着他,询问:“同学,怎么回事?”
  云离还在死死的盯着言逸辰的座位,那个本该坐在那里的人,现在座位是空着的。
  云离没有回答,物理老师皱了皱眉:“这位同学,你怎么回事?有问题就问,没问题不要打扰其他同学听课。”
  云离一动不动,最后还是顾佑宁费力的拉着他坐下,跟老师解释:“老师对不起,云离生病了,他有点难受。”
  最近天气不好,许多学生都有点感冒,学校里学生多传染又快,有的老师也都因为生病找别的老师代课,不敢在课堂上把病传染给学生,高三学业本来就重,再因为生病就更耽误不起。
  云离脸色确实不太好,看着也不太精神,物理老师合上书本,语气关心:“严不严重?严重的话去医务室看看。”
  他们是文科班,物理课少上一堂课关系不大。
  顾佑宁也不知道云离突然这是怎么了,拿不定主意,一直看着他。
  云离手心微微颤抖,呼吸重了不少,但不是因为生病。
  他努力克制自己现下的情绪,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老师:“老师我没事,刚才有点不舒服,现在没事了。”
  老师看了他几秒,“不舒服的时候要说,别硬撑。”
  云离点了下头:“我知道,谢谢老师。”
  物理老师没再多说,继续上课。同学们除了一些好奇的多看了云离几眼,也都转过头继续听课的听课,开小差的继续开小差。
  “云离,你真没事吗?”顾佑宁关心的问。从他叫云离醒来之后,云离一直不对劲。
  “做了个噩梦。”云离勉强对顾佑宁笑了笑。
  听云离这么说,顾佑宁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做噩梦醒了就没事了,没什么可怕的。”都是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了,也不会因为一个噩梦害怕。
  云离嗯了声,语气似随口问道:“今天多少号?”
  顾佑宁皱了下眉头:“十月八号啊,十一刚放的假,你不记得了?”
  “睡糊涂了。”云离低声说:“忘了才刚过了假期。”
  “你要不要再趴一会?”顾佑宁建议:“你脸色不太好,刚才做噩梦也没休息好吧?反正我们是文科班,物理学不好也没事。”
  云离翻开了物理课本,上面的内容一下让他有了回到高中上学的真实感,他用手指抹了抹书本折起来的页脚。
  低声道:“明年就要高考了,时间真快。”
  就是在年后,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他和言逸辰因为一份饭,从此纠缠了六年之久。
  他死后,是言逸辰为他收的尸。
  身后事,也是言逸辰一手办的。
  言逸辰买的是合葬墓,他把云离骨灰亲手送进去后,不到半个月,自己也去陪云离了。
  想到这,云离一颗心疼的厉害。
  “是啊。”顾佑宁听云离说时间过得快,点头赞同:“现在我还是未成年,再过两个月,我都是成年人了。”
  云离这才想起来,顾佑宁还未满十八岁。这个班级里,大多数人都未满十八岁,云离小学时留过一级,比同班同学要大一岁,也比言逸辰大十五个月。
  “成年后父母管的就少了,自由。”云离知道顾佑宁父母管他比较严格,但在顾佑宁上了大学后,就不怎么管,导致顾佑宁在大学期间玩的较疯。
  顾佑宁听到自由两个字心里就兴奋,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云离在四周看了看,不经意似的问:“今天很多同学没来吗?”
  顾佑宁说:“天气突然转凉好多人感冒了,不严重的都来了,严重的请了假。”
  云离这才想起来,高三这年十月四号那天,天气反常导致气温骤降,好多人没反应过来,都感冒了。
  季节性感冒变成了病毒传染型。
  班上同学请假不多,但言逸辰在内。
  降温那天言逸辰还去了去游泳馆游泳,出来后外面下着蒙蒙雨,十月份许多人都穿着短袖,又淋了雨。
  言逸辰回去之后也没太注意,之后直接病了。接下来气温一天比一天冷,言逸辰在星期四才回的学校。
  也就是……后天。
  云离吐出一口气,心中感谢老天让他重新回到一切都没发生之前,让他有可以和言逸辰重新再来的机会。
  上一次,是言逸辰决定的开始。
  这一次,云离要给他们彼此一个不一样的开始。
  一切都还没发生,一切都还能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重生的震惊,迷惘,喜悦,各种矛盾复杂的心理缠绕了云离整整一下午。终于等到放学,云离迫不及待的收拾好书包回了家。
  雨太大,云离回家后外套湿透,妈妈还没有下班,不到一百平的屋子又黑又暗,寂静的让人心慌。
  云离打开灯,光明瞬间赶走黑暗,但依旧寂静。这个家,他有两年多不曾住过,此刻站在这里,一景一物和记忆中丝毫不差,冰箱上贴的便利贴让他心里发热。
  云离打开冰箱,食物琳琅满目,里面蔬菜肉类齐全。
  云离换了被雨水淋湿的外套开始做饭。
  单亲家庭的原因,云离从小很独立,做饭家务样样精通。云离妈妈手艺不错,云离很多都是跟她学的,有的是时间久了自己琢磨出来的。
  言逸辰喜欢他做的菜,喜欢到……不惜一切代价留住云离,让云离只和他在一起。
  言逸辰是个非常冷漠孤僻的人,冷漠到阴沉抑郁,不搭理人,不愿意和人交流,对他示好的人他能当面叫人滚,甚至不惜动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风雪夜归人 by Joanna Chambers 下一篇:斯大林格勒的深冬 by 海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