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灵魂互换》 by 两条鱼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魂转换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甜文

 第31章 第 31 章

  米霖的脑中刹时就是轰隆一响。他注视着杨凯,仿佛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他该慌乱,他该无措,他该夺路而逃的。但他就这样站在杨凯对面,动也不动。
  陈齐星瞧好戏般地把视线从米霖身上转到杨凯身上,又从杨凯身上移到米霖身上。
  杨凯默默地站着,好似在等待米霖的回答。
  这一场景如同变成了TV里的画面,不知是谁悄悄地按下了暂停键,让时间停了下来。
  “咳咳——”陈齐星忍不住轻咳了起来,“你们继续互相看啊,我接着洗我的洗碗了。”说着他转过身去,然后颇为无奈似地摇了摇头,就差没像个小老头般重重地叹口气了。“多好的表白机会啊!”陈齐星背对着两个大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果然,在陈齐星出声打破宁静后,米霖的一张脸瞬间烧了起来,其通红程度远远超过了天边最烈的火烧云。他手足无措,“我、我……”眼睛再也不敢凝视杨凯,视线飘忽忽地移到了自己脚下的瓷砖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米霖觉得一个世纪也就是这个样子了。陈齐星那重重的叹息终于爆发出来:“唉!”他把碗碟敲得咚咚响,“老爸,”他说道,“杨叔叔已经走了!”
  “啊?”米霖一惊,猛地抬头。果然,厨房门口空荡荡的,原先站在那里的杨凯早就不知何处去了。
  米霖突然觉得心里好像空掉了一块,颇为难受,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难受些什么。
  “爸,你这副样子看起来就好像被抛弃了。”陈齐星细细端详他老爸,半晌冒出这一句。
  米霖倒抽口气,他把那种奇怪的难受感觉压了下去,眉毛一竖,瞪向陈齐星,怒道:“你小小年纪,胡说八道些什么!”
  陈齐星一摊手:“恼羞成怒了。”
  “你!”米霖作势要敲他的脑袋。
  陈齐星适时冒了一句:“我都不知道老爸你害羞个什么!没瞧见杨叔叔看你的那副模样,他在等你说你喜欢他呢!”
  米霖呼吸顿塞。“你……你……”他根本不相信陈齐星的话,但莫名其妙的,又觉得刚才杨凯看着他的时候,就是那个意思。“不不不!”米霖拼命摇头,心中暗道,“怎么可能,杨凯怎么会等我说喜欢他,他都有喜欢的人了,……虽然那个人已经死掉了。”米霖瞬间情绪低落,但在情绪低落中,又瞬间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他究竟喜不喜欢杨凯?
  米霖觉得自己混乱了。脑子里乱轰轰的一团。
  陈齐星把洗好的碗碟擦好收进碗柜,然后靠在水槽边上,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自己的父亲。“爸,”他替米霖做了结论,“你喜欢杨叔叔!”
  米霖皱了皱眉头,他深吸口气,突然觉得自己竟然在小孩面前表现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丢脸了,于是他一敲脑袋,努力把那种混乱全部赶了出去,然后大手一挥,冲着陈齐星说道:“小屁孩就不要老管大人的事了……”
  却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陈齐星就接口道:“你之所以不敢承认,是因为你面对的是杨叔叔的灵魂你的身体。可以理解啦,”他哈哈大笑,“老爸你其实在担心自己喜欢上的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哎哟!”
  米霖狠狠地教训了陈齐星一顿。当然,他是不会打孩子的——偶尔敲个爆栗在脑袋不算。被骂了一通后,陈齐星被米霖赶回屋里罚抄课文一百遍,限期三天。陈齐星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直哭嚎着要去找杨叔叔告状。米霖恶狠狠道:“有本事你把你刚才说的话跟杨凯讲一遍?”陈齐星立马闭嘴了。他哪敢啊!万一杨凯也喜欢米霖,那么他的那句话不就意味着杨凯也在担心自己喜欢上的是不是自己的身体?
  陈齐星乖乖地瘪着嘴回屋抄课文去了。米霖的周遭一下就安静下来。米霖从厨房走,站在客厅中央,目光不自觉就瞥到了杨凯的房间。和往常一样,杨凯房间的门关着。米霖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蹲了下来,把脸埋进了手心了。好吧,他承认,他喜欢杨凯了。
  而杨凯呢?
  米霖不敢问杨凯。废话!他连自己喜欢他都不敢大声说出来。
  米霖一动不动。他在思考,非常认真的思考:他为什么会喜欢杨凯?却是想来想去他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日久生情?——从换身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月而已。
  一见钟情?——杨凯的灵魂套在自己的身体里,一见钟情个屁啊!
  难道正如陈齐星所说,是那根姻缘签的缘故?
  米霖觉得自己魔障了。
  他像傻瓜一样蹲在客厅蹲到脚麻。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慢慢地站起来,无力地捶了捶双腿。他想了想,决定出去走走,让夜风吹吹自己肿胀的脑袋。
  米霖走到杨凯门前,伸出手去,却半天没有鼓足勇气敲下去。换身之后,除了第二日他独自前往麒麟山,除了那几天他尚未拿到伪教师证,杨凯不得不独自前去幼儿园上班外,他就和杨凯没有分开行动过。他和杨凯似乎产生了默契,不管怎么样都要呆在一起。现在他想出去走走,他觉得必须得跟杨凯说一声。
  却是米霖不敢敲门。毕竟先前他和杨凯有过如同一个世纪之长的互相凝视,他怕杨凯打开门之后,对他说,刚才他只是脑袋进水了才那样发神经地看着他,他怕杨凯再说一次那句话:“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米霖垂下了头,慢慢地把手收回去。他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到了陈齐星的屋前。“咚咚咚”他敲门进去了。
  陈齐星正在台灯下奋力地抄写课文,见到米霖进来,他哀怨地冲着米霖吸了吸鼻子:“爸,你是来告诉我,我不用罚抄课文了吗?”他一副眼泪快掉下来的样子,“你果然是最爱我的爸爸!天底下最好最优秀最帅的爸爸就是你!”
  米霖嘴角抽了一下,看着陈齐星充满期翼饱含热泪的双目,他说道:“我出去走走,你继续抄。”
  “爸——”陈齐星顿时惨叫。眼看着他马上就要扑过来抱大腿,米霖赶忙出去关上房门。“混小子!”米霖轻骂一声,然后换上鞋子,带上钥匙,出门了。
  小区里极其安静,也很幽暗。米霖在淡淡的灯光之下,沿着小路走向了西门。出了西门再过一条街就是一条颇宽的内河。近年来本市内河整治的不错,内河清澈,一到晚上周围便聚集了出来散步的市民,小摊小贩也抓住商机,在内河边上摆摊。米霖突然想到,他应该去到那里吃点夜宵,用食物驱散脑中的胡思乱想。
  却是米霖万万没有想到,他竟在内河那边出事了。从他以杨凯的身份到幼儿园当助教起,这么久以来,仅这一次离开杨凯身边,他就出事了。
 
 
第32章 第 32 章
  米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竟会这般倒霉!
  熙熙攘攘的沿河小道,向来是这一带热爱出门撸串的市民们的夜间好去处。小河静默,人声沸杂,米霖在买了十串羊肉串后,就沿着弯弯曲曲的石阶一路向下,走到河岸边去。他需要一边吃一边静一静。河边种了一排柳树,天气已经转冷,杨柳枝条上早就空荡荡的一点绿色都没有,毫无美感。不过这没影响米霖找到一棵柳树,一屁股坐在树下,掏出塑料袋里的羊肉串咬牙切齿地狠狠啃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吃得这么粗鲁,大抵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吧。
  本来就心里够烦了,却是他才坐下来,连一串羊肉串都还没啃完,八个喝得东倒西歪的年轻人就嘻嘻哈哈地从他刚才走下来的地方,你搂着我,我抱着你,跌跌撞撞地下来了。
  米霖看着他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他暗暗心道。不过众人皆知,你越不希望发生什么,就越有可能发生什么。年轻人们朝他这边来了。米霖轻叹了口气,把没啃完的羊肉串塞回塑料袋,站了起来,让位。
  这本是一件极为正常极为普通的事情。米霖让个位置走人便罢。却谁都没有想到,歪来倒去的一群年轻醉汉把河边狭窄的水泥小路都给占了,米霖好死不死地选择靠河一侧来绕过他们。好吧,到此为止,这依旧是一件极为正常极为普通的事,米霖只要抓住立在河岸的木桩,站稳脚跟等上几秒,待那八个年轻醉汉走过去他便可以绕开他们了。却未曾料到,木桩是松的!“河岸边的木桩松了”这种好似只出现在电视剧和都市新闻里的事情居然在此时此刻发生了!就发生在米霖身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灵魂互换》 by 两条鱼 (二) 下一篇:《重生之爱渣成病》 by 殷漠森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