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琴生 by 醉里望秋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 剑三 脑洞

   第四十八章

  胡搅蛮缠不是柳雪檀一贯的行事风格,明显发现面前的时间城主并不是很想告诉他剥离时间的方法,他也就暂时先停下了,大不了之后他再另寻他法就是,不过暂时也真的只是暂时而已,毕竟他师父可等不了多久了。
  “我想去见见素还真,不知城主可否行个方便。”偷偷转个眼小心的瞄了一下身边的剑者,他可不是一点都没发现,身边这个人刚才听到他询问剥离之法的时候,明显身边的空气都快冻成冰晶了。
  “莫生气了”跟随时间城主去见素还真的路上,柳雪檀拉上了一直一言不发的剑者的黑毛袍角“师父如此豁命相护,我又怎么忍心看着他逐渐变成死魂。我身为他之弟子,受他养育之恩,如今更是借他之命而活,我知道失去时间我会死,但我想救他……”
  “……”
  他其实是不想多解释的,养育授业之恩也从来不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但他看着一言不发的剑者,却终究于心不忍。
  的确,因为时间抹杀的原因,一旦他被时序清除,整个苦境的所有人都不会再有关于他的任何一丝记忆,他完全不用担心亲友们会因他而难过,但这些却不会是这个剑者想要的,他心中所想只怕全是自己舍弃了他,在失去记忆之前他便会先一步癫狂。
  他曾经是带他走出心牢的人,但他也明白自己只怕早已成为他新的囚牢。自从他允诺会永远留在他身边开始,他便已经将自己再次关入一个名为柳雪檀牢笼,看着、守着,再不让他有一丝机会逃离。
  “此事之后,若我还能留下一线时间,便一同退隐可好?”
  “……”雪发的剑者依旧不发一言,他看着柳雪檀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渣渣,但对他而言有的事情,却是必须为之的。
  “其实你还有另一种方法可用”时间城主在前方带路,却也不是对后面的人完全不注意,他也发现了这两个人之间的猫腻,不过就像柳雪檀自己说的,要劝他放弃救他师父实在太难,明知能救却不救,他作为弟子只怕心底难安。
  “……”柳雪檀转头,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诡异“城主,我可以拜托你,下次再有这般情况,请一次讲清说明了可否。”这是第几次了,和这位城主讲话,真心有一种自己总是在被耍的感觉。之前说他死了,结果转过头就告诉他他其实还有生机。这次告诉他师父和他只能活一个,结果这还没过多久呢,居然就又告诉他还有别的方法,这般耍着人玩儿真的有意思吗。
  “哎呀!年轻人,吾可没有故意不告诉你。难道不是你自己抢白太快,吾只是来不及讲……”
  “……”我能打一打他吗?柳雪檀回头看殢无伤,后者完全没反应。好吧,他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对方的。
 
  第四十九章
 
  “城主,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不强求城主能帮助我救人。但是城主,我请求你,至少告诉我救治师父的方法。全部的,我不想师父醒来时心底留有遗憾。”
  “年轻人,麦这般严肃,吾告诉你就是了。”时间城主也不过就是故意试一下,本来也就没打算瞒着柳雪檀还有其他救人的方法。“其实除了将时间还回去,你还可以让你的师父转魂修。不过因为他已将命完全转给了你,所以他若是受到攻击魂魄散逸,那连救的机会都不会有,他会直接魂飞魄散。因为他的魂魄已经没有了未来,他的存在只有现在。”
  “……”这还不如第一种呢。
  “不若就先将魂体解放出来,之后不论还时还是转修,都可以征求他本身的意愿。”就在柳雪檀思考这两个方法,到底哪一个更好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给出了一个十分中肯的建议,不过嘛……
  “素还真,你如今这造型实在让我不知如何说才好。”柳雪檀抬起头,就发现他们说了半天话,其实早就已经来到了所谓日晷的所在,而素还真此时就正以一种奇怪的形象推磨一般的推着日晷。说真的这种穿骨推磨的造型实在很血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边新出的酷刑呢,不过柳雪檀本身倒是不会去多管的。
  素还真是什么人,他既然肯在这里干活,推磨一般的转还不反抗,那多半就是心甘情愿的,估计也是与面前的这个时间城主有了什么约定,不过柳雪檀此时也懒得去管他。
  素还真早就看到走过来的几个人了,柳雪檀和殢无伤也都是老熟人了,新出现的这个粉衣人,他也能大概猜出身份。他在这边推日晷,却也听到了粉一人最后的那段话,再结合之前饮岁光使跑来围观他的时候不爽吐槽的内容,以他的能力,很快就拼凑出了大概。
  实话说他的建议的确是很中肯,因为那两个方法不管选哪一个都不算好,选第一个他只怕师父醒来也不会太开心,而且边上那只文青熊猫估计也得先炸毛。选第二个吧,他又总觉得对不起师父。
  若是师父能先醒来不管如何总是能先商量好的,即便最终还是要用第一种方法,也能事先让师傅有个心理准备。毕竟师父与别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曾经命魂相连,即便是之后他会被时序抹消,师父也是不会忘记他的。
  师父若是醒来,却发现身边所有人都是不认识的,甚至所处之地也是完全不熟悉的所在,只怕一时也无法适应。俗话说有备无患,不过即便他现在想的再好再全面,他也还是有一个大问题需要先面对。
  “师父的魂魄沉睡在青竹琴中,我要用何法才能将其毫无损伤的唤醒啊?”柳雪檀面带忧伤的转过头,盯住了素还真。
 
  第五十章
 
  “素贤人,我知道你一定认识能够处理魂魄问题的大能,来,帮忙一下告诉我地址啊!”柳雪檀奸笑着慢慢向素还真靠近,可怜素贤人此时长锁穿身还要保持推动日晷,完全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柳雪檀伸着贼爪子“飘”了过来。
  “……”
  “我听说中阴界那里是魂魄的中继站,本应为魂魄聚生之地,那处一定有人能处理生魂的问题。我记得你上次前来借徒儿帮忙,就是为了要去那里,在那里你有没有遇到什么新墙头啊,别那么小气,说出来认识一下吧!”
  “好友莫再取笑劣者了,中阴界之行劣者确是认识了拥有控魂之能的术者,但他……”
  “何人何人?叫什么名字,住在何地?”素还真说话吞吞吐吐的,柳雪檀瞬间便抢了上去,就差没直接上手摇晃了,不过就素还真此时的造型,若是柳雪檀真这么干了,估计会出大事,不过这却也并不妨碍他双眼冒光的瞪着对方。
  “雪檀好友,那位身份特殊,劣者即便告知你他之身份,你暂时只怕也找不到的。再则好友不是在苦境三教皆有相熟之人吗,为何不去寻道门或佛门之人相助……”也难为了素还真,要一边推磨一边被柳雪檀的目光荼毒。
  “道门擅长驱鬼,我要救魂找驱鬼的道者是要干啥。再说我认识的道者一个是腹黑的剑修,一个是喜欢弹琴的剑修,剩下两个是擅长剑阵的剑修,说白了全是一群暴力道长,没有一个能奶的,你让我找他们我师父还焉有命在。至于佛门,我是要救魂不是要超度!”
  “……”
  “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再去浪费,师父也等不了多久了,那个人身份再特殊,我如今也已经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与其再去找一个不知身在何处的控魂能人,还不如就去拜托那位身份特殊之人。”
  “中阴界之中拥有控灵能力的人不算少,你未必一定要寻那位特殊之人,劣者还识得另外的擅御魂魄之人,不若……”“不用,就那人了,既是从你口中说出的,想来那人定然是有什么特殊之处。擅长控魂之人再多,能被你觉得特别的,那绝对是有别人没有的能力,不管是武力还是头脑都不会是别人能及。”
  “好友对劣者还真信任。”素还真摇了摇头,脸上慢慢挂上了无奈的哭笑不得,“那人是中阴界的灵狩缎氏的族长缎君衡,不过劣者遇到他时他……”
  “鸡腿爹啊!”柳雪檀惊讶的一声惊呼,为什么是这个人咧,他明明就是个被度娘贴上钟爱鸡腿标签的萌爹啊。真的,这位可是少见的在人物介绍里特别标明喜爱食物为鸡腿的萌爹啊。过了这么多年柳雪檀对于他本人的介绍印象最深的就是这点了。不过若是这个人的话,倒是比其他人方便了许多,毕竟中阴界别的控灵能人他还真没印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琴生 by 醉里望秋 (一) 下一篇:琴生 by 醉里望秋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