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琴生 by 醉里望秋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 剑三 脑洞

   猩红血色混着雨水蜿蜒,古朴石阶上到处染满艳色。石阶高处一个人固执的跪着,额上膝头不断渗出血色。

  “师傅,求您出来见我,求您见见我。”口中只有这唯一的期望,他已在门外跪了数天。杀生是为罪孽,忘恩是为不义,这条残命即将归去地狱,但至少,让我再见师傅一面。自废武功自断经脉,本就决定一死,但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放过我。我从不想和你争,你为何要这般害我。
  师傅,吾之一命早在错杀秋雨楼无数性命之后就已染满杀孽的罪恶,如今吾就要死了,您还是不愿出来吗?也好,也好啊,果然众叛亲离,这就是不争的代价,若还有来世,若再给我一次机会……不……已经……再没有机会了,师傅,徒儿永别了……
  花落了无痕,琴声不知处。他以一死偿了杀孽却不知终归他还欠了一份深恩,师傅从没有不愿见他,只是他来晚了,而已……
  绮罗生画舫漂游玉阳江岸,本欲靠岸下船沽酒,还没来得及抬步,只听一声巨响,整艘船一阵晃动,似乎是有重物落在船尾。不得不收回本欲下船的脚,神色略无奈的向船尾走去,本以为又是浮水的鱼挑错了地方,却只见一个血红的人并一把染血的琴。
  你可后悔了,后悔一生无欲无求,满心只随追逐自认为的正义,你可后悔了,后悔一世**仇海,满眼只看到一种虚伪的邪念……往事逐云而散,曾记江水无边,夜色长长,吾已踏入这仇海,此生一诺,一望无悔……你从何处而来,你将去向何处,命定有时终须度,命中无时莫强求……奈何缘浅,偏偏情深……
 
  第一章
 
  “这个人莫名落在画舫之上,浑身浴血,一心求死,他不值得你救。”“哦,那剑宿认为什么人值得救呢?”“这……”
  “呵呵,人命从来没有值得不值得的说法,他既落在吾画舫之上,吾便救他,这也算是一种缘分。”
  “可如今已有小半年的时间了,这人一直不见醒来,明显一心求死不愿醒来……”“那日出现之时,其全身血染,经脉尽断,功体尽废,血液几近流尽。如此重伤如今尚有气息已是万幸,何时醒来只看天意。”
  “师父……求求您……师父……”“呵,看来人还是经不得多念叨的,这不剑宿一说,他就快醒了。”“……哼”
  “你醒了,感觉如何?”
  柳雪檀清醒过来时就听到身旁传来的温柔的声音,哈!这世上居然还有人会对他这样温柔,他这是遇到了圣母,还是这人隐居太久不知他的身份。
  “何必救我”柳雪檀睁着无神的双眼,脸上毫无一丝求生的**。
  “为何不救?”执扇的雪白身影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说话间不带一丝波澜。
  “我是该死之人”柳雪檀迷茫的转过头,眼神有些模糊的看向那个雪白的身影,他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为何该死?”绮罗生依旧微笑的看着柳雪檀,语气温柔毫无虚假。
  “杀人凶手,江湖公敌”转过头,不再看身旁之人,他太干净,干净的让柳雪檀觉得恐惧,让他自惭形秽。这么不堪的我,这样众叛亲离的我,这样悲伤的我。够了,真的够了,事已至此又何必再牵累旁人,命残若此,留之何用。
  “你杀了何人?”仿佛没有听到柳雪檀语中浓浓的自厌,手中精致的雪扇轻轻敲击着手心,无视伤者在听到他的问话后一脸震惊的瞪视,只直直的看向他,眼神依旧正直。
  “江南秋雨楼全族又及其后复仇者众”柳雪檀仿佛终于放弃了抵抗,说完之后眼底一片死寂。
  听到柳雪檀的话,绮罗生眼神快速闪烁,手中雪璞扇刷的打开挡住了瞬变的表情。这个人莫不是曾与他有仇,知道他江山快手的身份特意来寻仇的?不,不可能,若真是寻仇那这苦肉计用的也太狠了些。
  功体尽废或还可重修,但经脉尽断、双腿俱残就有些太过。再则江南秋雨楼又是何地,虽则他绮罗生久居画舫漂泊玉阳江,对如今江湖却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江南何时有了个名为秋雨楼的组织,他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又或者这个人故意如此说,只是意在试探自己?随即折扇一摇,心底已有定计“不知你与秋雨楼有何仇怨,又为何杀他全族?”
  “仇怨?我与秋雨楼又何来仇怨,不过是遭人挑拨,错将秋雨楼当成收钱买命的组织未及细查就打上门去,因而才铸成大错悔之晚矣。原本江湖人快意恩仇。却没成想快意是快意了,这深仇却是永远也还不清了”柳雪檀双眼越发暗淡,语气中的自嘲深不见底。
  “虽然此事听你讲来详细连贯不似作伪,但吾一直有一疑问。”绮罗生摇着扇,看着人的眼神十分真诚“吾实在孤陋寡闻,为何从未听闻江南有个名为秋雨楼的地点?更不知江南何时有组织遭人所灭。”听到他的话柳雪檀猛然转过头,瞪大的眼中一片震惊。
  “这不可能,此事江湖尽知,此处是何地,你怎会没有收到一点消息?”果然是常年隐居的世外之人吗,柳雪檀心底默默想着,再次低下了头。他仿若早已习惯了前一刻还温柔和善的人下一刻就对他拔剑相向,等待审判一般低下头,自我厌恶的想着他果然是个该死的人……
  “此处名为苦境”柳雪檀还没从自厌中回神,一个声音就带着让他震惊的消息冲入他的思绪。苦境,嗯……这个地名听来真是熟悉,苦境不就是那个……“你说此处是,苦境!
 
  第二章
 
  柳雪檀木然的靠坐在画舫的廊边,入目的是烟波浩渺的玉阳江。此时距他醒来已经有些时日了,那天他从绮罗生口中得知此处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地方时心底是迷茫而又不知所措的,他本背负着与人的约定生活在那个遥远的时代,却不曾想被人陷害。原以为一生该是结束了,结果上天似乎又与他开了个玩笑。
  苦境,那是他第一世十分熟悉的地方,这里也有一个江湖,却与他所熟知的江湖截然不同。而救起他的绮罗生身份更是特殊,若他那久远的可以被称为第一世的记忆没有出错,绮罗生此人与他有着十分相似的经历。唯一的不同便是他众叛亲离,而绮罗生却还有愿意与他共堕仇海的好友和兄弟。
  他其实并不羡慕绮罗生,但让他不明白的是,老天为何将那时已心如死灰的他送来苦境,又为何偏偏让绮罗生成为他的救命恩人。难道是要让他们两个因为遭人陷害而手染无辜之人鲜血的凶手互相慰藉吗。何苦呢,何必呢。
  “雪檀好友又在想过去的事了?”一声温润的声线从背后传来,柳雪檀只觉得身上一暖,一件雪白的裘袍已经盖在他的身上。
  “绮罗生,你说我为何会来到这里呢?我原以为是天有意要收回我的性命。”“为何不能是因为你吾有缘呢,毕竟吾们的经历如此相似不是吗?”自嘲的语气,但脸上表情却丝毫看不出异样,是已经习惯了背负,还是早已将心绪封印在心底。柳雪檀看着身旁摇扇的雪白身影,心底有些迷惘又似恍然。
  “哎……今日有酒吗”“你之伤体恢复了?”“不曾”“那就无酒”“好友啊……”“麦叫好友了,伤的那般重,不养好就麦再肖想吾的雪脯酒了。”
  无视柳雪檀一脸你丧心病狂你无理取闹的表情,绮罗生淡定的摇着扇子,雪白的发丝飘得一缕一缕的,看的一旁馋酒的柳雪檀眼神越发哀怨。
  “吾也不是小气,你伤的委实太重了些,功体上的损伤重修也不过多花些时间,但你之武骨与经脉却……再则,你是忘了前些时日自己醉酒之态了。”
  “那个……其实我也知道我伤得重,但你也说了经脉之伤本就难以愈合,我即便喝些酒水也不会让伤势更糟糕了不是,所以……”“麦多言,吾已托人寻治伤之药。”言下之意在伤势未有起色之前,他都别想再碰到一滴酒了。
  说来这事也实在怪不得绮罗生,原本他倒也不会完全禁止柳雪檀喝酒,毕竟他绮罗生自己就十分嗜饮雪脯酒。因而画舫上雪脯存货还是十分富余的,但之前偶有一日绮罗生有事上岸,回来就发现原本富余的雪脯被柳雪檀几乎喝干了。而这喝光他爱酒的酒鬼竟还拖着重伤之身在画舫上耍酒疯,最后更是差点一头栽到江里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阳光碎片》BY 清响 (三) 下一篇:琴生 by 醉里望秋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