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阳光碎片》BY 清响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甜文

 第四十三章

我问这个问题,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我不敢肯定:遥光没有得到幸福。即便真的没有,也未见得就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我自嘲地笑笑,又倒了下去。
“树阳……”安影不无担忧地坐在我身旁。他一直扮演着个聆听的角色,现在才有机会彰显他的存在。
“没事……你都知道了吧。我这点乱七八糟的事,和这些人的纠缠……”很累。闭上眼睛,方言可方才的话,真的是在回答我么?
“他幸福不幸福,从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何来甘心不甘心之说。如果他幸福,我欣慰,高兴,为他祝福,然后独自空虚;如果他不幸福,我难过,无奈,为他惋惜,然后——我还要继续我的生活。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不可能因为别人的事,影响到自己的一生。有时候想想,一切也不过如此。该怎样的,终究就是那样子的了。也许这就是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吧——树阳,你认为: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幸不幸福这件事么?”
他是笑着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我却如何也笑不出来。的确,现在的我,舍弃了一些从某种角度讲——就像方言可的角度——无关紧要的东西。可是我却为这样的舍弃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跟一个比我清醒的人谈幸福?
 
“安影……你说,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闭上眼睛,缓缓开口。
“唉,你这样问,会让我觉得你早有预谋啊。”安影半开玩笑地拉了拉被子,用他一贯淡淡的口气,凑近我的耳朵:“我说你是个傻瓜,非常非常傻的傻瓜,傻得无可救要,傻得彻彻底底,傻得……让我心疼……”
轻轻磨娑着我的耳朵,吐出的是淡淡的埋怨。更多的,却是真心的温柔和爱意。
“安影……我很累……”重重叹了口气:“你能抱抱我么?”
略微犹疑,然后坚定地,温柔的手臂,环住我的身躯,用他虽不甚宽厚却能温暖人心的胸膛,将我包容。
很累……深深埋在他的怀里,思绪有了一瞬的凝滞:此刻,只是在渴求一个温暖的胸膛,让我忘记那些悲伤。可是,我最渴求的,却已经离我好远,再不能用他燃烧的热量,给我温暖。
品味着那余温,做着永不苏醒的梦。梦中,明天不会来临。
可是,虽然为数不多,我依然拥有明天。只是明天睁开眼,我要用什么样的脸孔来面对这个世界?
温柔的指尖划过眼角,移到我的唇边。轻轻掰开嘴唇,探进嘴里,触到舌尖——既咸又涩的味道。
“树阳……记住这个味道。”看不到他绕过我肩膀的脸,指尖的味道却异常清晰。
“这是你的眼泪……从今以后,你都不会再尝到这种味道了。”胳膊离开我的肩膀,坚定的脸面对着我:“答应我,以后由我来照顾你。你活一天,我照顾你一天,你活十年,我照顾你十年。如果可能,我想一辈子,都呆在你的身边……树阳,也许我的做法很卑鄙,可是,我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我爱你,我想得到你,我不奢望能取代你心中魏遥光的位置,但我现在却有一个取代他在你身边的机会——树阳,你给我么?”
“我……不行。你会受伤的……”
“可是你不会。因为你根本不爱我,所以你不怕会伤害到我,也不会那样痛苦——”
“大傻瓜。”闷闷说了一句,一头埋在他怀里。
眼泪的味道,我记下了。和我的心,是一样的味道。
 
“吃药了。”正呆呆看着窗外出神,听到声音,转过头,安影端了水走过来。
“哦。”吞了药片,躺下,看安影给我削苹果。他削得很仔细,薄薄一层的皮,均匀地一点点加长,居然一次都没有断。感激涕零地拿着我住院的岁月中第一个能吃的苹果,遥遥回想起某人削苹果的技术,竟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触。想当初,在魏遥光的躬亲示范下,我一直以为削苹果皮这种事跟当初登月一样,是人类遥不可及的梦想。
“奇怪……今天怎么没看见方医生。”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苹果,随便问了一句。
安影正在剥桔子,闻言停了下来,没过几秒,又开始一如既往地剥皮:“可能是有事吧……听说开什么会去了……”
“是赴宴会吧?”飞快地撇了他一眼:“今天么?”
安影放弃了剥得远没有他削的苹果好看的桔子,也放弃了和我周旋,直截了当:“是今天。在本市最好的饭店。本来也邀请我来着,可是……”
“不去可惜了。怎么说你们也是朋友。”淡淡应着,半天也没听到他的答话,便无聊地扯下花瓶里的花,扯着淡紫色的花瓣。
今天是第八天。具体一点说,是魏遥光告诉我他要订婚,我因贫血和营养不良外加一点小小的刺激昏倒,被送进医院的第八天。就在今天,八天前他对我说过的话,即将成为现实。言笑宴宴,欢天喜地,魏氏总裁携着他温柔美丽门当户对的未婚妻,正式向世人宣布:他魏遥光把我许树阳狠狠地抛弃了。
“喂,你这么平静不会是装出来的吧?”安影试探着问。我扯下一片花瓣,没有抬头:“我认为:我不平静的时候才最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这倒是。总之明天你就要转院了,安心养病要紧。”
“安影。你帮我总结一下吧。”一个使劲,又扯下一片。
“总结什么?”
“把我和魏遥光这点恩怨,用最言简意赅的语言总结一遍。”
“这个……据我所知,应该是这样的吧:你们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大学时魏遥光向你表达爱意,而你没有答应。然后他出国,你退学,三年后戏剧性的重逢,相爱,却迫于病魔不能爱。所以你提出分手,不久魏遥光订婚——大致如此。具体的细节,有些我也不清楚——毕竟,我并没有直接站在你们身边旁观……”
“已经够了。”打断他的话,慵懒一笑:“你说这些,已经够了。就是这个样子——不过就是这个样子。旁人看到我半死不活的躺在这里,肯定以为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事实上——说来都好笑,原来,就只有这个样子而已了。”
“你想说什么?”安影有些迷惑。
“最后一片……”答非所问地看着手里的花枝,淡淡笑容自唇边升起:果然是这样……
“树阳,你要干什么?”安影惊讶地看着我拔掉针管下床换衣服,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安影,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在做什么?”换好裤子套着衬衫,半只袖子悬空。
“安影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穿衣服。我微微一笑,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拿起那枝花,举到他眼前:“最后一片——去。安影,对不起了。”
将惊呆的安影落在后面,我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就是这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魏遥光,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把你抢走。任何人,任何东西,一切的一切,都不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
不过是这个样子。我苦苦挣扎了这么久,突然有一天就醒悟到:所谓牺牲,所谓痛苦,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既然如此,我顾忌这些,有什么意义?
即使短暂,那也是我的幸福。我却为了一些事,一些人,放弃了追求的权力,也放弃了自己。然而就像方言可所说,旁人的幸与不幸,跟自己有又何干系?我为了他们放弃,真的值得吗?
不值得。尤其是你,魏遥光。
你想独自承担不幸么?少做梦了。
没有我,你什么都承担不了。同样,没有你,我哪儿也去不了——就像现在,我疯狂地飞驰在街道上。人影,喧哗,尘嚣,也从我身边飞驰而过。他们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如果你不在那儿,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到达何处。正是因为我知道,你就在前面,就在那里,等待着我,所以,我才有继续奔跑的力气——遥光……
你是我的太阳啊。
四十四
“说实话,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一抹娇羞的红晕飞上脸颊,愈发显得准新娘的温柔美丽。准新郎带着抹淡淡的微笑,略略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东西。
“其实我和魏总裁很早就认识了。但仅限于生意上的关系。那时候我就已经很仰慕他,只是……”眼含深情,看了心上人一眼:“他当时并没有什么反应,对我好像也没什么兴趣,害我自卑了好一阵子,甚至想去做整形手术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阳光碎片》BY 清响 (二) 下一篇:琴生 by 醉里望秋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