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我居然被一个种地的强制爱了》 by 南极有鱼/红niii小火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架空

 第一章

 
聂恩西醒过来的时候,脑子止不住的眩晕,他浑身无力,眼皮沉重的连睁开眼都费劲。
应该是发烧了。
触目可见的是一根根粗糙的原木搭起的天花板——或许用木头搭起来的屋顶来形容更合适一些。聂恩西对这种建筑有印象,有点类似农村的土屋,他小时候见过一次。
鼻子吸入的空气非常潮湿,带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又混杂着草的气息。
他记得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
他和旅游团里认识的一个女生陈倩结伴去爬山——聂恩西为写生,陈倩为摄影。
其实导游专门叮嘱过,这边山势险峻,且山里蚊虫不少,村民又不喜外人进入,最好不要乱跑,在旅馆里老实呆着为妙。但聂恩西看这山确实长得巍然霸气,上山的路看起来又并不是很脏乱,再加上有人撺掇,全副武装就上去了。
结果平时一点也不锻炼的他背着自己的颜料和画架才爬了三分之一就累的不行,这边山从外表看不是很高,上山的路却很陡。
聂恩西和陈倩坐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稍作休息,陈倩很兴奋,拍了不少照片,还说到时候要发给他。
两人在继续上山的路上遇到了当地的老乡,四人攀谈了几句,一个中年人一个青年看起来都是无比淳朴的农民模样,谁知道下一秒聂恩西和陈倩双双被击中后脑勺。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四壁都是连漆都没刷的水泥墙,床头上有一扇窗户,一点吝啬的阳光从其中透出来,叫聂恩西能勉强看清楚房间的全貌。
房间不过十平米左右,十分简陋,一张桌子一张床,两个木制大箱子垒在床边,还有就是一些生活用品。
他是被关在这里了吗?
聂恩西脑子里乱哄哄的,闪出无数可能来,从小到大看过听说过的拐卖案和稀奇古怪的死法在脑中轮番闪过,他越想越害怕,撑着身子要起来,却不慎从床边上整个掉了下来。
他被下药了。
周雨正在屋外打水,听见屋内动静,连忙把水桶一扔跑了进去。
聂恩西正坐在地上呲牙咧嘴,眼眶都红了,这房间里连地板砖都没铺,土地硌的他尾椎骨疼。
他听见开门的声音更是如同惊弓之鸟一样抓着床沿就要爬起来,然而想象中的“器官贩卖嫌犯”却温柔的一把扶起了他,把他安置在床上。
“没事吧。”嫌犯说话有口音,但却不难听,声音低低沉沉的。
聂恩西看向对方。
小麦色的肌肤,透出城里那帮少爷们梦寐以求的阳刚之气。脸上线条刚硬,眼睛有点桃花眼的意味,却并不勾人,反倒叫人觉得清澈正直,他正抿着唇看聂恩西,神色认真。
他上面穿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无袖褂子,下面是黑色的短裤,露出了肌肉线条明晰的四肢。脚上蹬了双旧的不行的拖鞋。
哟西,这哥们长得真帅,就是有点土,要是平时他就……
聂恩西强迫自己停止了胡思乱想,开口问道:“这里是?”
不是他是颜狗,从相貌上看,这位大帅哥也不太像干坏事的人……
说不定是见义勇为救了他呢?
“我买了你,你以后就是我媳妇。”
嗯,话说多了之后口音更明显了。
等一下?
聂恩西都快气笑了:“帅哥,我也是带把的,不能给你当媳妇。”
他从小长得就秀气,算命的还说他是男生女相,命带不祥,他爷爷废了大力气给他求了个长生锁,到现在都还戴着。
聂恩西首先松了口气,如果对方是把他当成女孩子而绑架他的话,那就好说多了。
然后就有点郁闷,他新染了个栗色的头发,烫了个小卷,看起来确实比以前娘了点。聂恩西决定回去之后剃个寸头,说到做到。
谁道对方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知道。”
也是……聂恩西看了看自己身上和帅哥同款乡村风衣服,毕竟都被人扒光看清楚了。
聂恩西:“这样吧,你买我花了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不,十倍都行。”
他不是没听说过这种事情,大山里买女人传宗接代成风气,彼此相互掩饰,有好多女人甚至被囚禁驯化,成为生育机器。
之前作为旁观者看的时候只觉得揪心和猎奇,再加上这种事情实在是离他太远了,他根本理解不了这种买媳妇的行为,在他看来买老婆几乎是未进化完全的野蛮人才会做出来的事情,都到现在这个年代了,还有人的法律意识这么薄弱?
怕对方觉得他要报警,他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野蛮人”生气了,眉头一下子拧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凶了不少:“我就要你。”
聂恩西继续好声好气道:“你这样,我给钱也不是白给的,你要把我送到最近的县城,然后我也方便取钱,你可以用我给的钱再买女人。”
聂恩西知道自己的话不对,但是眼前为了逃出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等他逃出去才能协助警官救助别人。
他一瞬间想到了陈倩,心沉了下来,他好歹是个男孩子,吃不了什么亏,陈倩就不一定了。
帅哥猛地逼近他,聂恩西先是被他放大的俊颜晃了一下,然后才惊恐道:“你要干什么!不要杀我!救命啊!”
帅哥一下子把他摁在了床上,颇为粗鲁给他盖上了被子。
“你还在发烧,再躺会吧。”
“我说的话你同意了吗?我又不能给你生孩子,你要我也没什么用!”
聂恩西尴尬的转了转眼珠子,继续喋喋不休,说实话他确实是个弯的,但他不认为农村里也会有同性恋存在,毕竟他们接受到的教育,或者根本不能称之为教育,就是传宗接代。在这样一个相对闭塞和封建的环境下,也不会有人了解和接受同性恋的存在。怎么说来着……会被浸猪笼的!
帅哥低头看他,面庞冷厉,眼睛里的愤怒几乎要喷涌而出,聂恩西被他吓了一跳。
他也意识到自己太凶了,声音柔和了一点:“我不用你给我生孩子。”
等一下,这还能交流下去吗?
这人脑子有病吧?
聂恩西愤愤的想要坐起来继续和他理论,却被对方死死摁在床上。
“你不要乱动了,你还在发烧。”
“这不是生不生孩子的问题,我是男的你明白吗?而且我会答应给你钱的,我不骗人,我很有钱!”
对方固执的摇了摇头:“我不要钱,我就要你。”
“我手上的表呢?你看见那块表了吗?那块表十五万,我刚买了没一个月,送给你,你要多少钱我也可以给你。”
“别说了,你休息会吧。”
帅哥又顿了一下,从枕头边上拿出一块表,正是聂恩西的那一块。
他给聂恩西看了看,说道:“你的表,我不要,你留着。”
聂恩西几乎要崩溃了,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呢?
他越说自己都越晕,干脆不再说话,闭上眼先养养神。
可能之前一直都在昏迷状态,现在一醒过来他就觉得身下的床硬的硌人,弄得他浑身都不舒服,这被褥虽然看起来不脏,但是总有一种聂恩西闻不惯的草木味道,熏得他难受。
那位帅哥还在他床边上坐着,聂恩西根本不敢睡,担心自己一睡着又被拉去剖腹卖器官。
他闭着眼睛,在心里盘算着对策。
之前跟导游逛过这里的村落,聂恩西得知这里的人月入七八百的时候都惊呆了,以此类推这个帅哥的生活水平应该也不是很高,看这破破烂烂的房子就知道。他就不信用钱砸不动这人。
他最担心的就是村民会担心他去报警而不放他,或者直接灭口,毕竟农村的人对于法律的意识现在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薄弱 ,就更别说道德观念了。
如果那样的话,他就先稳住,等着外面有人报警来救他。
想到这里聂恩西头都大了,他跟陈倩和导游打过招呼,说要买点当地特产然后自己回机场,不知道导游能不能及时发现他们俩丢了。
再加上这次旅游他辗转了好几个省,因为怕叔叔着急就谎称先回M国了,还托自己在M国的朋友帮忙圆谎,他在国外本来就经常一两个月不跟叔叔联系,这下他叔就更不可能发现他丢了。
而且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呆着,就算报了案也不一定能被找到,毕竟每年那么多妇女儿童被拐卖,被救回来的有几个?
聂恩西心里无比悔恨,早知道就不去爬什么劳什子山了,陈倩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受罪,他一定要快点出去救陈倩!他是男孩子什么都好说,陈倩要是……
想到这里,聂恩西猛地睁开了眼。
帅哥立刻望向了他:“你才睡了一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小巷》 by 蛋蛋蛋黄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