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浪声将至 by 魏丛良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 女装 双性

 

 
第1章 
  永安十年夏,依照惯例皇帝得携着一宫女眷去南海的行宫避暑。
  浩浩荡荡一行人,走水路,在船上就得花上几天。
  郁北黎入夏后就睡的不踏实,再加上现在还是在船上,他几乎是一夜碾转反侧,日头刚露,微微亮着,他就醒了。
  伺候他的公公瞧着皇帝起得早,便撩开了帘子细声询问着,郁北黎对他说:“这船晃的朕头晕,还睡了一身汗。”
  他心里不爽快,要着洗澡更衣,舒服了些,就想往外走走,也不许人跟着,皇帝一个人摇着扇子,慢吞吞朝着船头走去。
  这船是年前他自个儿亲自画图,让一杆子能工巧匠赶制的,船头雕着龙头,宽阔的甲板上能站满一百余人。
  而此刻屏退左右,他就一人,立在船头,在浩瀚江海前,在晨曦日出中,他不是什么皇帝了,就是一个在世间万物前渺小平凡的普通人。
  郁北黎徐徐叹了口气,他看着日头从海平面升起,惊叹自然风光时,突然船头摇晃,郁北黎扶着栏杆,身体前倾,海浪拍着白色水花,他盯着那片海,突然一愣。
  海里有人?
  他第一反应是刺客,刚想喊人,却听到一个绵软声音在脑袋里响起,“别叫人,我……我不会害你的。”
  郁北黎呆滞,他往四周看去,没有一个人。
  “我在你下头,你往船下看看。”
  那声音又柔柔唤道,郁北黎皱起眉,心想着这莫非是懂什么隔空传音的刺客,噱着他去俯身去看然后趁机把他给拽下船?
  郁北黎没动,那说话声却跟哭似的,软呼呼的委屈死了,“你往船下看看呀,我这尾巴被你的船桨搅进去了,疼死我了。”
  “尾巴?”
  郁北黎神色微动,扶着那栏杆一点点附身前倾,他问:“你是何物?”
  “我是鲛……”
  郁北黎有些恍惚,身体又沉下去了些,几乎半个身子都探出了船头,他睁大眼,终究是看到了船底一侧若隐若现的光。
  他嘴里念念有词,“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
  目光落在那张几近美艳绝伦的脸上,郁北黎呼吸一滞,就在这时船猛地一晃,下一秒,皇帝掉下了船。
  恰好经过的小太监就看到一抹明黄翻过栏杆落下,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命都快没了,爬起来立刻大喊,“皇上……皇上落水了。”
  一时间,整艘船人仰马翻。
  船立刻停下,船桨松动,鲛人立刻摆动鱼尾,抽了出来。
  郁北黎掉进了水里,脸被水花拍的生疼,脑袋也是晕的,恍恍惚惚间,就瞅见眼前一团银光,像是那夜明珠的光,他伸手去抓,却是什么也没碰到。
  身体一点点下坠,郁北黎终于是反应过来,却已来不及。
  他展开手,在水里挣扎,船上是一片鸡飞狗跳,郁北黎扑腾着水花,刚才那只游开了的鲛人瞧着那抹明黄下沉,怔愣了几秒,随即又往回游去。
  郁北黎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他在水里挣扎,身体慢慢无力,下沉时,突然嘴上一软,郁北黎打了个颤,睁大了眼,便看到了那张艳丽夺目的脸。
  黑色的长发在水里散乱漂浮,粉白的脸隔着一层水雾,他怔怔的看着对方,眼底像是被一大片花团锦簇,什么都看不见听不着,只有自己的如擂鼓敲打般的心,急促跳动,他伸出手去,轻轻抚摸,摸到了一片湿滑。
  那双唇缓缓离去,歇了半口气,又凑上来,吻着他,给他渡气,而后一寸寸把他拉到了水面之上。
  “皇上啊……”
  刚露出头,身体就被侍卫一把环住,皇帝听到耳边似嚎一般的哭声,呆愣在原处,他看着水边一头一闪而过的银光,脸上的表情木木,直到被拉上了船,脑袋里还浮现着那张美艳极致,人间不得几回见的脸。
  那是鲛,“沧海月明珠有泪”的鲛人。
 
 
第2章 
  这南海一行无端生出了这一出波折来,这一船又都是后宫嫔妃占了多数,皇帝在床上躺着,这一天就能听上十多处不同音调的哭声,个个凄惨的就跟皇帝驾崩似的,郁北黎听得心烦意乱,打发了一干人等,就自个儿一人在床上碾转反侧。
  那些后宫妃子们还以为皇帝是不舒服了,也没敢上来叨扰,谁能想到,这皇帝身体根本无恙,早就下床了,他不止下床,还到了案前起笔落画,一个下午的功夫,就在画上作出了个水中美人。
  身侧似有薄纱,冰清玉肌,黑发铺洒于后背,半身隐匿在水中,周遭有莲花浮现,粉团锦簇,花卉盎然,却夺不去那美人的艳。
  光是这一幅画就要比皇帝那后宫三千佳丽都要美了,若是真人?
  郁北黎盯着那副画,面上神情复杂。
  船队在海上又行驶了一日,终于是抵达了南海。
  大船泊在岸口,侍卫队先从放下的船架上下来,齐齐站成一排,地上铺上了一层地毯,宫女太监尽数都在下候着,掌事的公公高喊着呼号,皇帝走在前头,一众宫人跟在身后,旗鼓宣扬彩旗飘飘好不热闹。
  岸口下,小鲛人往石阶上簇着,眨巴着眼,瞧着那抹明黄,又听到那锣鼓震耳欲聋,他皱起眉,鱼尾拍打着水花,钻进了水里。
  南海行宫靠海而建,先帝爱好奇趣之物,学着波斯国在内院,引入海水,建了个天然的大泳池,先帝还在世的时候,每回来这避暑都要带着几个孩子来这边玩玩。
  只可惜郁北黎没这个性子,再加上先帝一去世,他的那几个孩子就开始了皇位之争,短短几年,五子就剩下了郁北黎这一子,郁北黎少年时表现的平庸愚笨,这收敛锋芒藏拙倒是救了他一命,等他的几个兄弟都死完了,竟让他捡了现成的便宜,登基称帝。
  底下的大臣都以为这是个好拿捏的主儿,却未想过,郁北黎就不是个善茬。
  十七岁登基,明明是少年天子,年少无知蠢笨的模样,却在上位三年里,杀伐决断,不知抄了多少奸臣贼相的家,发配的发配砍头的砍头,绝不留情面,皇城门口的血就没干过。
  而此刻,这位雷霆风行杀伐决断的皇帝,却为那惊鸿一瞥迟迟不能忘怀。
  世人都爱美,郁北黎也是俗人,可他又是俗人之中的人上人,他是天子,是皇帝,他历经千帆,走到这一步,站在最高处,就该得到最好的,这世人得不到的,他都该拥有。
  这一趟的南海之行注定是不安生的,皇帝日日流连行宫的藏书阁里,翻阅了大量古籍,在一本《太平广记》中看得“海人鱼海人鱼,东海有之,大者长五六尺,状如人,眉目、口鼻、手爪、头皆为美丽女子,无不具足。皮肉白如玉,无鳞,有细毛,五色轻软,长一二寸。发如马尾,长五六尺。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临海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
  这一本是他最爱,就这一段反反复复念了不下十边,虽还有其他古籍说起这鲛人如鱼如人面目狰狞似东海怪兽又或是魅惑人心的鬼祟之物,专吃男子心头血,他都不在意,唯记着都是好的。
  那书中记了鲛人爱吃鲜活鱼虾贝类,还有一种生长于东部的海藻也是最爱。
  郁北黎心中琢磨一二,随后便差人让把那自他登记后就荒废了的池子给重新清理了一番,引入海水,又在里头养上了些鱼虾贝壳,放上几株海藻。
  旁人不知的都以为皇帝是要在这池子里养鱼做观赏用的,也只有郁北黎自己心里明白,这的的确确是为了养鱼,不过养的不是那些普普通通的鱼,而是……
  他拉开那张画,目光落于画卷之上,唇边藏着笑。
 
 
第3章 
  小鲛人生来便是独行,不记前事,在海中懵懂前行。
  只因那一日觉得大船好看漂亮,凑上前想要仔细看看,却不曾想过,鱼尾竟然会被搅了进去。
  痛是定然的,他吃痛时,便看到船头的人,小鲛人还未接触过人,并无忌讳,只想着快些让这船停下,好叫他把鱼尾收回来,谁曾想过,那人这么不经叫,一叫就竟然就径直掉了下来。
  可好在这船倒是因为这人落水而停了下来,他想着这人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便给这人渡了气,又怕他就这样死了,分了一半的水珠给他吃。
  吃了之后,他便感觉到了那人的气息,一丝周正的龙气,让小鲛人想要靠近。
  他跟着大船一路前行,来到了南海,只除了第一天见着那抹明黄外,之后的日子里他都只看到高高的围墙。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们是家人 by 不详 下一篇:仙人掌 by 轻喜剧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