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强势相公乖夫郎 by 初吻江湖(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宠文

一缕异世而来的灵魂,前世孤独一生,如今重生在这里,一切将从新开始……
年幼失估,亲叔叔掠夺了家财,长大了的他,即将被官配给一个陌生人……
一个强势,一个乖巧,且看官配夫夫的温馨人生……
从猎户到商人,他要富可敌国……
从将军到元帅,他要所向无敌……
从文职到武功,他要国富民强……
此文从种田到商战,官斗至铁血,博弈天下,细水长流。

关键字:强势相公乖夫郎,初吻江湖,强势VS乖巧,种田官斗,博弈天下,宠溺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1 来自异世的灵魂

    莫天涵唯一的感觉,便是浑身酸痛,一声马匹的嘶鸣入耳,他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到的,是一个披着黑色披风驾马离去的背影,留下的,是一盏孤灯照映下的破败茅草屋,以及他现在的身体,和四五个东倒西歪的酒坛子。

    记忆呼啸而至,头痛欲裂。

    他只记得他是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的一阵巨响后刺痛袭来,就没了知觉,估计是撞车或者是大爆炸?反正他知道那一瞬间他是死了的,可现在他又醒了过来,只是这具身体不是原来他的那具了。

    不断的闪现在脑海里的片段,让莫天涵知道了,这具身体的主人竟然和他同名,也叫莫天涵,字俊章,今年二十有五。

    本是一个有才华的先锋官,只因三年前一次战役,他跟随的是当今的太子殿下的队伍,但是太子初出茅庐,不懂战争的诡异,白白陷先锋十万大军于死地,虽然最后他们突围而出,却只有不到三千人活下来,他当时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半句不曾提到太子,最后战事胜利后,其他人都升官发财,只有他,被除了军名,发还原籍,回到曾经生长的地方,做起了一个普通的山林猎户,家里除了他自己,已无亲人在世。

    而刚才那人,就是当初自己的副先锋,前来找他叙旧,两人喝了好多酒,只是最后的记忆是他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最后喝迷糊了,剩下的就没了,直到他代为醒来。

    莫天涵迷迷糊糊的,将唯一的一条破败的棉被扯到了自己的身上保暖,然后就睡死了过去,等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茅草屋和酒坛子等物件,不得不面对现实,他重生了,或者说,他穿越附身到一个猎户的身上了。

    他并不迷茫和害怕,因为他同样是孤儿,了无牵挂,不担心身后事,他现在担心的是他的现在。

    莫天涵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体,很好,年轻力壮,二十五岁啊!他都快五十的人了呢,重新活了一回,这感觉真不错。

    又看了看他的“家”,不仅皱眉,家徒四壁估计就是他现在看到的样子,破败的茅草屋都快要四处漏风了,身上的棉被一股子霉味儿,衣服也是破旧的布匹和着半截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毛,倒是放在一边的强弓和箭囊很是干净,猎刀也锋利的样子,酒坛子已经空了,只余下半坛子酒水。

    晃晃悠悠站起来,莫天涵决定先将自己打理一下,他是一个享受惯了的人,前世在军队转业后,自己用转业费办了企业,十几年的时间,发展壮大成为知名企业家,只是他的心里一直期待,能有一个人,让他有一个家的感觉,但他等了一生,直到他来到这里也没等到命定的良人,所以莫天涵对于家务什么的,还是很熟悉的。

    草草将这里收拾了一下,被褥都拿出去晒晒,看不出乱他就走了。

    他记得这屋子后面不远是一座山,半山腰上有个温泉,山脚下有一片竹林,竹林里有条水潭来着,还有小溪流过那里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2 来了就活下去吧

    到了溪水边,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个精光,不意外的看到身上的伤疤,是打仗的时候留下的,都是军功章啊,可惜,替人背了黑锅,好好的先锋将军,就这么归隐山林了。

    将衣服也都洗了晾晒上,他泡了好久才起来,这里正值盛夏,衣服干的很快,套了干净的衣服他才舒服些。

    背着弓箭拿着猎刀,登上了半山腰,果然年轻就是好啊,腿脚利索,走了这么久的山路他竟然连汗都没怎么流,想他自从转业后,就很少再锻炼了,总是有应不完应酬,都没时间跑步了。

    莫天涵打了两只兔子三只野鸡,他本身就是特种兵出身,这种山林狩猎还是他最喜欢的活动,所以他对弓箭什么的并不陌生,只是箭法也许是这个身体原本就有的,他倒是熟悉了一会儿就会射箭了。

    回了自己的茅草屋,将兔子和野鸡都处理好,野鸡都做了风干鸡挂房檐下,兔子他做了一只风干兔,另一只他配了在竹林边上挖的竹笋和采的蘑菇炖了一小锅,配着自己蒸的米饭吃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顿饭。

    一天的时间,莫天涵洗了仅有的这身衣服,晒了被褥,打了猎物,挖了竹笋,采了蘑菇,蒸了米饭,喂饱自己。

    还有在这些行动之中,他熟悉了一下这里的地形,晚上躺在唯一的床板子上,他开始梳理信息。

    既然老天让他来了这里,那么他就当自己再活一回了,他想着先前他这具身体的主人的事情,看来他来的真是时候啊!今天他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剩下的那半坛子酒因为他的匆忙而没盖盖子,被山里的狸猫喝了,结果他在酒坛子那里,发现了已经中毒身死的两只大狸猫。

    有人想要他的命。

    莫天涵想到那个半夜离去的背影,眯起了眼睛,他可不是原来的他了,对于自己的小命他还是很珍惜的。

    所以他决定离开这里,这座茅草屋也不适合住人,他今天去了竹林看了,那里隐秘僻静,他要在竹林里,盖一栋适合他的屋子,四周都下上陷阱,轻易不能让人找到,他现在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等他熟悉了,再想想未来的出路。

    莫天涵是个行动派,打定了注意就开始动手,他在云贵地区执行过任务,对那里流行的竹楼什么的,还是很了解的,再加上他这具身体的确不错,有力气又手巧,他拿着猎刀砍了很多粗壮的竹子,在山上还发现了些粘土,这个是好东西,他用粘土做了批砖,这种土制的青砖不费事,也很结实,就是块头大了些,他一次也只能拿动几块而已。

    本来他这么大张旗鼓的盖房子,不可能没人知道,但好就好在,原来的莫天涵从军队回来后,就选了这里做他的家,离这里最近的村落,都还有三里地远,而那些村民对离家已经好多年的莫天涵也不熟悉,几乎没有往来,所以莫天涵都在竹林里盖好了两层独立的小楼了,也没见个人影前来看望他。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3 熟悉的陌生世界

    小楼落成的那日,莫天涵高兴坏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家”,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他亲自动手制作,动手盖起来的,他知道这里冬天很湿冷,所以他用青砖打地基,将家里剩余的米都熬成米浆混合着粘土,当水泥来用,然后用竹子当内层,还在屋里砌了火炕和火墙,卧室,客房,厨房,卫生间,洗澡间等等,一样不少,完全是按照他前世喜欢的小别墅的样子盖的,唯一的遗憾就是这里没玻璃,他的窗子现在都是只有窗框而没东西遮挡。

    小楼盖好了,还用竹子在四周围了一大圈儿厚实的竹墙,竹墙外分了几块可种菜的菜地,然后用竹子围了篱笆,还空了一块盖了个小圈,他准备养头猪再养两个狗看家。

    哈哈!他最喜欢弄这些了,有生活的滋味。

    回到那个茅草屋,他一天都受不了了,他就要带着生活必需品,搬到新家去住了,这里就撒有那拉了!

    这里的锅都破了,不要了,丢掉!

    这里的碗都豁了,不要了,丢掉!

    这里的被都霉了,不要了,丢掉!

    ……

    然后莫天涵只拿着仅有的几枚铜钱发愣了,四周被他翻的乱七八糟,最后他发现,这里还真没几个东西他想带走的······

    算了,大不了明天他去一趟城里,将这几天他猎到的猎物卖了换钱,买些东西吧,这么想着,就又把这些东西收了回去,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午觉,然后晚上去那边烧炕,火炕在最初搭建完成后,是要烧干才行的。

    正睡的香呢,就被一个夸张的声音弄醒了,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的男人,头上戴着一朵艳红的大花就站在门口跟正发愣的莫天涵打招呼:“呦!我说猎户啊,你这是睡的什么觉啊?”

    莫天涵一看到这人就头疼,他知道这里是异世界,而且最苦恼的是,这里都是男人!也就是说,没女人这种动物。

    额头有花印的男人,未婚的叫哥儿,已婚的叫哥子,负责生孩子,力气小身量也小,而没有花印的男人,未婚的叫小子,已婚了的就是汉子了。

    幸运的是,他是个汉子,没有印花,要不他可能宁愿自杀也不活着了。

    不幸的是,他已经二十有五,尚未定亲也没娶个夫郎,属于“社会大龄青年”一类,这里的官府很有一套,为了后代们着想,这里的规定是,小哥儿年满十九如果还未嫁人,便会由官府的“红人”出面,找到适龄的未婚小子,将两人配对成婚。

    小哥儿们是十六成年,而小子们则是十四就成年了。

    同样的,小子如果二十五岁还没有成亲,就会被硬塞一个大龄哥儿成婚。

    现在出现在他家门口的这位,就是官府的“红人”,一个男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甩着红手绢的样子,实在是让莫天涵头痛,更让他头痛的是,这家伙的一张嘴,噼里啪啦的直往外冒话:“我说猎户小子,红么么我今天是来恭喜你的,哎哎,别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啊!我红么么包了这么多婚配,还没有失败过呢!这次我可是挑了个好人给你小子!”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4 被包办了个未来夫郎

    “呐,这十里八村的,哪个哥儿贤惠哪个哥儿温柔,我红么么都记在心里呢,看看,这是你秋天时要迎娶的小哥儿,那可是附近有名的美人儿呢!”看着这个涂脂抹粉,带着浓郁劣质脂粉香气的人,莫天涵真心想给这人妖一巴掌捏死!

    他平生最不愿见的就是这种娘娘腔似的男人,这让自喻硬汉的他,浑身都不得劲儿。

    这红么么见莫天涵不出声儿,就递给了还愣怔在床上的莫天涵一个红色的柬帖,上面是用工整的字迹写着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而另一个地方,则写了一个陌生的名字,秋妍。

    “这是离县城最近的尚湖村的秋妍小哥儿,这孩子勤恳老实,又长的漂亮,你肯定会喜欢的,你们的日子定在九月初十,那天你去接了妍哥儿回来就行了啊!可别忘了啊!”红么么对这个沉默寡言的猎户其实也不是那么了解,但是看他这么壮实,想来身体好的很,将来成了家,有个会过日子的哥子在屋里,日子总会好过些,

    等莫天涵忍着恶心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红哥子早就扭着腰肢走了,这一扭,莫天涵又有了想吐的赶脚了!

    打击比较大,他才来到这里不到两个月,就要“娶”个人了?心里矛盾了,他不是同啊,但他也不歧视的,想了想,这里都是男人,不娶的话还是像上辈子一样,孤单到老么?娶了的话,起码有个人做伴么,好吧,那就娶呗。

    两天后,他就想明白了,想明白了就兴奋了,这是两辈子以来,他第一次的婚礼啊!怎能不重视,于是莫天涵积极的开始做准备。

    首先,他需要打探一下他的未来夫郎是个什么样的人,据他估计,这人如果不是脾气不好眼高于顶,就是好吃懒做被人嫌弃,要不都十九了怎么才由官府强行许了人家呢?

    所以莫天涵进山,采了两株野山参,打了好几个野味,零零散散一大堆东西,进了县城换钱,野山参是他自己找到的,这里人烟稀少,这种山参还不少,所以他采了两株中等的野山参,去了药店,那里的掌柜的和原来的莫天涵认识,虽然说不上熟悉,起码有点头之交,而莫天涵大部分采到的东西或打到的有药用价值的猎物,都会事先去药店出手,等药店挑剩下了的,才会卖给酒楼做野味小吃或直接到市场里,摆个摊就卖了。

    进了城里,把那些猎物都处理了,得了些银钱,不多,但也饿不死他,莫天涵算了算,如果是养活两个人的话,也将就能活着,当然,这是他一直这么过下去的生活水平,如果换做他莫天涵,而不是原装货的话,他肯定会更加努力,让生活更好的,这从他自己刚来就要盖房子就能看出来,他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

    “哈,莫小子来啦!”药店老板,同时也是这家药店的大夫,笑嘻嘻的和莫天涵打招呼,他对于莫天涵时不时的卖来的草药很感兴趣,已经长期和莫天涵合作了,两人虽然关系总是淡淡的,但总体来说,他们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5 先赚个生活费吧

    “是,李大夫好,这是前两天在山上找到的,您看看。”说着莫天涵将手里的包袱都递给李大夫。

    李大夫也不多话,打开包袱他就眼睛直了,野山参,还是上好的野山参,两根抱在一起,是一对儿!

    哆嗦着将两根山参拿起来看了又看,直吧嗒嘴,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莫天涵:“莫小子,你这东西是好东西,顶顶的好东西,可惜,老夫收不起啊!”

    “怎么会收不起?”这是他发现的所有山参里,中等个头的,之所以没采大的,就是怕太珍贵了不好脱手。

    “你这是一对山参,如果单一一个,我老头子肯定要的起,这种对参,乃是少见的啊,一百根山参里,都不一定会有一对对参。”

    “大约能卖多少?”

    “这个数。”李大夫伸了一根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一百两?”莫天涵对这种东西的价值不是很了解,所以小声儿的跟李大夫报个数。

    “笨小子!一千两!”李大夫恨铁不成钢的拿手指戳了莫天涵一下。

    “那您老现在有多少?”一千两是个大数目了,对比一下的话,相当于他前世的十万块钱了,这里的消费水平还是很低的,人们多数是自给自足的,很少有用到银钱的时候,一般都是铜钱来回使用,最多是有个银元宝,那都是大钱了。

    “现在只有五百两。”李大夫有些酸酸的气息。

    “好,这参您先留下,我先拿五百两,哪天您钱够数了,再给小子便是。”莫天涵微笑的说,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个李大夫不是个心黑的人,从这对山参这里就可以看出,他这人别看平时厉害的很,其实心底里很善良,明明自己不懂,如果他随便加一点儿,他肯定也会卖给他,但老头儿还是老实的告诉他这对山参的价值,足可以看到老头儿的人品了,所以莫天涵对于这么可爱的老头儿还是很有好感的,索性他也不是很需要钱,五百两银子,足够他成亲用了。

    “真的?”李大夫惊喜的问。

    “是,小子也没大的花销,这次进城主要是买些东西就回去了,用钱的地方也不多,您老既然喜欢就先留下吧,什么时候有余钱了再给小子也一样。”

    “好好!莫小子不错!老头儿喜欢,等着!”说着先是小心的将这对野山参包好,抱在怀里,乐的露出了缺了牙齿的牙床子,颠颠儿的进了里面,一会儿就跑了出来,递给莫天涵两张薄薄的纸张和一个钱袋子:“这是两张二百两的银票,这是一百五十两的碎银子,银票你揣好了,可以在所有的钱庄兑换,碎银子你买东西用就够了。”

    莫天涵将带来的东西都给了李大夫,包括那些没卖掉的小型猎物,收了银票,揣着碎银子,他去了市场,买了棉花扯了新布,找了裁缝制成新棉被,还买了很多锅碗瓢盆等生活必需品,油盐酱醋更是不可少,两口大锅,还有一车的碳等等,最后东西太多,索性这家伙买了个大马车拉着走了。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6 絮好窝筑好巢

    莫天涵连续倒腾了两天才买够所有他需要的东西,又往竹林里的小楼里添置物件,首当其冲的,是他手工制作的竹制桌椅板凳等家具,大小不同的衣柜,夏天睡的竹床,还有他亲自硝制的铺炕用的兽皮,都是上好的狼皮子,保暖又柔软。

    前世他只是想想而已,现在有机会实现,他兴奋的将所有能想到的都做了出来,还有新的棉被褥,一口气做了四套,都是新里新棉新被面的,厚实柔软,冬天的时候盖正好,薄的夏天盖的也是四套,枕头都是一样的,还有家里的厨房也放满了东西,两口大铁锅也按上了,他试了试,很不错,大锅烧出来的东西就是有味道,比他前世拿电炉子做出的好吃多了。

    想着自己未来的夫郎,他又做了个梳妆台,这里没有玻璃自然也没有水银的镜子,所以他买了个铜镜镶在上面,虽然模糊了点儿,但照个人还是可以的,贵妃椅到摇摇椅都做了两对,还买了目前县城里最薄的纱,当成窗户纸用,这样即透亮还可以防止蚊虫等飞进来,一举两得。

    浴室里,他砌了个大浴缸,是用大木桶做芯围成的,里面最少可以让两个他洗澡,而且为了能在冬天也可以洗澡,他的保暖措施做的很上心。

    又抽空打了些野味腌制上,起码他有个菜吃,米买了两袋子,堆满了粮仓里的米缸,面买了一袋子,也放在粮仓里,所谓的粮仓,其实就是一个小门斗,他盖楼房的时候用的是青砖,绝对的结实,而且青砖里面,他夹了一层涮制过的竹板,防潮防霉不说,还很美观。

    在此期间,他又特地去打听了一下他的未来夫郎,要知道,他是要一个家,而不是一个“泼郎”,当然,这里的“泼郎”相当于“泼妇”。

    很意外的信息,那个叫秋妍的哥儿,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这个小哥儿大家都说可怜,父亲和爹爹早逝,他是被叔父和叔叔养大的,双亲留给他的房产与土地,自然也是由叔父和叔叔来管理了。

    只是他这叔父和叔叔心不好,为了能多种植几年属于秋妍的土地,愣是将这孩子拖延到十九岁还没许人家,最后村长看不过去,才求的县里负责官配的“红哥子”给秋妍找个人家,不求大富大贵,但求身强体健,可以照顾秋妍这个哥儿就行。

    秋妍的长相据说很是漂亮,不过貌似他的腿有问题,走路是瘸着的,说是小时候曾摔断了腿,接上后也没好利索,加上他叔父和叔叔的别有用心,所以他的婚事一直被延迟到现在。

    摸摸下巴,怪不得他们成亲的日子定在秋天呢,那时候田里也收割完了,他们也没办法种别的东西了,还能使用秋妍一次,那家好算计啊。

    莫天涵一边给自己的小窝添砖加瓦,一边准备婚礼事宜,那边的秋妍没有双亲,所以他可以不必去他们家去拜见岳父岳爹爹,只要到时候去村里的祠堂接了人回来就成了。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7 大婚迎娶夫郎啦

    作为一个现代来人,莫天涵很讲究卫生习惯,所以他希望他的未来夫郎也能跟着他习惯,于是这家伙再次折腾了起来,给自己的院子里的小道上,都铺了青砖,并且用竹子在小道边上围成矮篱笆,这样即使是下雨也不会踩到泥巴。

    看着逐渐增多的东西,莫天涵笑得开心,前世哪有这么痛快的时候啊?谁敢去打野狼啊?那是国家保护动物呢,现在呢?他是隔三差五就去打一只,偶尔还有野鸡野鸭,挖个野菜摘几朵蘑菇,纯天然绿色食品,绝对的野生动植物。

    而且这些东西都是免费的,他也就花了些时间,猎物是自己打的,野菜是自己挖的,房子是自己盖的,当然,其他物件儿也是自己花钱添置的。

    莫天涵忙忙碌碌,时间就过的飞快,等他惊觉时,已经是八月桂花飘香而过的时候了,同时,也是他要去尚湖村迎娶他的夫郎的时间了。

    这天天微亮,他就起来了,洗漱好了后,骑着他买来的那匹马,先是去了县城,那里有一个专门办理婚礼事宜的人,等他到了的时候,城门也刚开启,进了城就奔县衙去了,递交了嫁娶文书,一会儿就拿了回来,上面有官府的大印,他需要带着这个去尚湖村的祠堂,给村长过目后才可以领着他的夫郎回家。

    结婚是人生的大事,莫天涵早早的就订了吹打的人和轿子,虽然他的婚礼也许不盛大,但起码的东西他还是预备了,从喜郎到轿夫,都是他雇佣的,希望他未来的夫郎不会嫌弃他的婚礼简陋才好。

    他没有长辈也没有亲朋好友,孤家寡人的,最后请了唯一处得来的李大夫夫夫做为证婚人来参加他的婚礼。

    而作为证婚人的李大夫夫夫,也跟着队伍走,他换了身喜服,骑着他那匹马,走在队伍的前端,他曾偷偷去过尚湖村,但没见到他未来的夫郎,只是去认了认路,未婚的夫夫虽然不忌讳见面,但是据说他夫郎的叔叔很不是个东西,未免麻烦,他也就没执意见到人。

    众人一路喜气洋洋吹吹打打的到了尚湖村的祠堂,里面只有几个人在等,一个同样是一身喜服盖着盖头的新夫郎,还有两个红红的小包袱放在他身边,一个是官家的红么么,还有村长和村里的一个老人。

    而他们热闹的迎亲队伍,反而是在一进村里,就被人发现了,队伍不大,但在这里也不常见,尤其是花轿,一般只有大户人家娶夫郎时,才会用大红花轿抬进门的,而平时成亲,最多是驾一辆马车或牛车来接新夫郎,那已经是顶顶好的人家了,所以他们的队伍进了村子后,后面就跟了很多看稀奇的村民,纷纷猜测这是谁家的迎亲队伍。

    莫天涵对这些八卦的村民不感兴趣,他一边往祠堂走一边回忆这段时间恶补的这里的婚礼程序和夫夫相处之道,争取不犯错误的将新夫郎迎回去。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8 大婚进行时

    等到了祠堂,莫天涵下马,带来的喜郎立即上前,身后跟了四个抬箱子的人,进了祠堂未出声先报喜:“恭喜恭喜!新夫郎好福气,新郎官给新夫郎的聘礼,请新夫郎的长辈别嫌弃。”红手绢一挥,四个人将箱子放到了祠堂里。

    “同喜同喜,这是我们新夫郎的嫁妆,东西不多,别嫌弃我们家寒微。”官家的红么么也同样出来,和喜郎一唱一和,俩人说了几句过场话,就由喜郎过去扶一直站在一边的新夫郎。

    莫天涵看到在喜郎扶着新夫郎的时候,盖着盖头的新夫郎哆嗦了一下,难道他和我一样,也被这两个人的对话恶心到了?想到这里,不仅笑了些。

    同时也看到了他新夫郎的“嫁妆”,两个小小的红色包袱,眸子沉了沉,新夫郎被人扶着走到门口,莫天涵看出来了,这人的腿脚真的不好,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身形消瘦,一身大红喜服,愣是穿出了飘逸的感觉。

    “新郎官来,抱着你的新夫郎出门喽!”喜郎一声喜气洋洋的喊,莫天涵立即高声应:“来啦!”惹得四周跟来看热闹的人哄笑。

    走到新夫郎跟前,低声道:“我抱你出门,别怕。”说罢将人抱了起来,跨过祠堂的门槛,走到花轿前,小心的将人放到里面坐好。

    出来时不仅回味了一下,抱人时的感觉,小小的人儿并不重,纤细的身量,一直有些发抖,估计是害怕吧,好有意思啊。

    回头将怀里的婚书交给村长,并且在祠堂里拜见了一下这里看守祠堂的老人,老人很和蔼,并且和他说:“妍哥儿是个好孩子,小时候吃苦了,希望今后你能好好和他过日子,别再、再让他吃苦了就好。”老人最后还是流了眼泪,莫天涵给老人磕了三个响头:“老人家放心,小子一定照顾好他。”

    他一向敬重老人,尤其是这个老人最后流泪的样子,可以想见他的这位新夫郎是多么招人疼的一个人了。

    由于新夫郎没有家,也没有长辈,所以是在祠堂出嫁,而没有长辈,便会由看守祠堂德高望重的老人充当长辈。

    有人会问他不是有叔父和叔叔么?有是有,可人家不让他在家里出嫁,那样岂不是还要花一份嫁妆钱和喜宴的钱么。

    “妍哥儿命苦,希望你以后好好照顾他。”村长一直紧绷着脸,他生气于秋妍的叔父和叔叔的做法,秋妍再如何是官配,也是他们的亲侄儿,出嫁竟然不在家里,而是要到祠堂来,亏他看在秋妍生活在他们家,让他们接手秋妍的土地和房子,现在可好,房子土地的主人出嫁,竟然不是在自家。

    “是,小子记下了。”再给村长鞠了一躬,莫天涵才翻身上马,带着花轿回去。

    热闹的回到家,李大夫早早的就在小楼的大厅里坐着了,他可是长辈呢,老头儿美滋滋的等着新人拜堂。

    将轿门踢开,弯腰将他的新夫郎抱了出来,放到地上,喜郎递来红绸缎,一人一头的牵着,踏过火盆迈过门槛,拜堂成了亲。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09 好乖好乖新夫郎

    最后送新夫郎入洞房,莫天涵留下喜郎照顾人,自己出去招呼客人,因他已经和本村的村长递了名帖,他新夫郎已经入了户籍,村里人也都知道了他今日成亲,不管怎么说,莫天涵现在也是半个村里人,所以村长还是组织了大家来给他帮忙兼捧场,人不多,不过也算一份热闹。

    吃吃喝喝够了,送走了村里人,莫天涵又给了他雇佣来抬轿和吹打的人们工钱和赏钱,又很礼貌的谢了众人,大家又是恭喜一阵之后就回去了。

    然后莫天涵换下喜服,到厨房将准备好的东西端了出来,给前来的李大夫和他老伴儿吃,两个老人都不是第一次吃喜宴,自然知道这是莫天涵真正的喜宴,菜肴很丰盛,都是莫天涵前一天做好了的,只要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凉菜也是切好了的,拌一下就可以装盘了。

    李大夫喝了些酒,又叮嘱了一下要好好和新夫郎过日子,就带着自己的老伴儿和洞房里的喜郎回去了。

    莫天涵收拾了一下,又做了四个小菜端了两碗米饭进屋,新夫郎乖乖的坐在床前,一动不动。

    放好手里的食盘,拿起一边木杆描金的成子,是用来挑盖头用的。深呼吸一口气,轻轻的用成子将新夫郎的盖头挑了下来。

    盖头下,是一张颇为漂亮的面孔,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消瘦的脸颊,面上有少许的胭脂,是画了淡妆的,头上只挽了一个发髻,一根素银簪子别着,莫天涵居高临下的看着人家,可以看到长长的睫毛不停的在颤动,双手死死的绞着手里的喜帕子,显示着新夫郎的紧张。

    将盖头和成子放到一边的床头柜子上,坐到床上,伸手握住新夫郎的手,柔声道:“别害怕,今天我们成亲了,我和你一样没有亲人,以后,我们就是彼此的亲人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妍儿。”

    秋妍鼓起勇气轻轻的“嗯”了一声,偷偷的抬头看自己的新郎官,发现那人也正笑着看自己,偷看被发现了,秋妍红了脸颊,双手被人握了一会儿,就被松开了。

    “来,妍儿先洗了脸,咱们还要喝白头酒,我备了些饭菜,想必你也肯定一天没吃什么东西,咱们吃饭。”

    “嗯。”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秋妍起来去洗了把脸,将身上简易的喜服外衫脱了下来,和莫天涵早就脱了下来的外衫一起挂在窗子上,这是这里的习俗,这样是向四邻宣布他们家成亲了。

    莫天涵自己也松了口气,他真怕掀开盖头后,是一个老男人的脸,他最近忙着婚事,总做梦梦到他娶到的是个皱巴巴的老男人,好几次都吓醒了,不是他多心,而是两辈子加起来,他也是第一次结婚,而且对象还是跟他差不多的男人,能不有心理压力么。

    幸好,秋妍虽然名字女气了些,但长相还是很正常的,并没有伪娘的感觉,弱弱的糯糯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怜惜。

    这里没有“交杯酒”,只有“白头酒”,新人夫夫,额头相对一下,然后碰杯饮尽杯中之物,即为“白头酒一杯,相约共白首”。

    莫天涵准备的是米酒,酒精度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喝了酒,就拉着秋妍吃饭,俩人都是一天没有吃东西,饿坏了,莫天涵吃的快,但为了适应秋妍,他故意放慢了速度。

 第一卷 见龙在田  010 新婚之夜

    秋妍嘴小小的,吃饭也是小口小口的样子,一大碗饭,最后只吃了三分之一,菜倒是吃了不少,不过在莫天涵眼里还是胃口好小的量。

    秋妍为难的看着自己捧着的大碗,里面还有好多米饭,而他现在已经吃饱了,第一次和相公吃饭就剩这么多,相公会不会生气?

    “吃饱了?”

    “嗯。”头点点。

    “哦,好,那剩下的给我吧。”接过秋妍手里的碗,倒进自己的碗里,莫天涵开始真正的用餐,他都饿了好久了的说。

    “相公!”秋妍想阻止,那是他吃剩下的,可是莫天涵已经开吃了,反而是因为他说的“相公”两个字,抬头看了紧张的他一眼,笑笑道:“你吃饱了就可以了,剩下的我打扫就行。”

    秋妍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只是第一次就着洞房的花烛,看着对面正快速吃饭的男人,他这一生的相公,日后的依靠。

    最初被官家红么么许出去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猎户,据说以前是位军爷,后来退了军队回来做了猎户,有着煞气的样子,也不喜和村民们交往,独自住在山下的茅草屋里,猎物倒是打的不少,勉强可以养活一家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异世神级鉴赏大师 by 时镜(五) 下一篇:强势相公乖夫郎 by 初吻江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