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全职医生[未来] by 绝世猫痞(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异能 科幻 未来文 架空

文案:

UN医生巫承赫在维和任务中不幸丧生,重生到一千年后人类外星移民地,成了一名悲催的人质。

身为战斗力负五的弱鸡,偏偏拥有禁忌的异能,在步步惊心的未来世界里,这坑爹的金手指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巫承赫表示非常纠结。

好在有个人比他还纠结:“老婆,你这么屌千万不要让人知道。”

这是一个星系破落户和叛逆杀马特心心相惜,携手共建和谐宇宙的热血燃文,1V1,HE,哨兵·向导设定,不知道那是啥也不要紧,因为不影响阅读。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承赫,金轩 ┃ 配角:沐,金辙,汉尼拔 ┃ 其它:哨兵向导,绝世猫痞

☆、金手指不金

  “强制指令……深海状态解除。”
  “……心率73,高压93,低压65……体征安全……”
  “……开启唤醒程序……”
  一阵微弱的脉冲电击惊醒了巫承赫,他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温热粘稠的液体中,下意识地大叫,喉间只发出一阵沉闷的呜呜声。
  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被炸死了吗?巫承赫大脑一片空白,意识还停留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利比亚战地医院、歇斯底里的恐怖分子、地动山摇的冲击波……
  整个接诊大厅都几乎被夷为平地,他怎么可能活下来?命运大神终于对他开金手指了吗?
  浸泡着他的液体正迅速挥发,液面下降,很快就彻底干涸。巫承赫扒掉嘴里的呼吸器,大口喘息,发现自己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连体服,躺在一个状似棺材的长方形箱子里,箱盖是一层半透明的膜,透过膜可以看到不甚明亮的光线。他抬起手,试着用指尖戳了戳,膜发出一声轻微的“噗”声,像肥皂泡一样破了,消失不见。
  嘈杂的警报声瞬间铺天盖冲进耳膜,巫承赫脑子里“嗡——”的一声,半天才慢慢听清了警报的内容,那是一个机械的女声:“橙色警报,橙色警报,D登机口已被不明身份入侵者强行登陆,全体乘客解除深海状态,请不要离开休眠舱,系好安全带,等候系统进一步指令。”
  巫承赫有些轻微的头晕,爬出“棺材”,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狭长的大厅里,大厅有五六米宽,非常非常的长,两侧整齐地摆放着数百个银灰色的“棺材”,跟他刚刚待的一样,像是个大仓库。
  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巫承赫完全摸不着头脑。地板在轻微地晃动着,有点像是在飞机上,他踉跄着走了几步,看到相邻的长箱子里都躺着人,隔着半透膜能看到他们的脸。
  视线高度有些不对,好像变矮了……巫承赫惊疑莫名,将双手伸到眼前,惊讶地发现小了一圈,再看脚,似乎也小了两号,愣了两秒,一个诡异的念头忽然如惊雷般霹进脑海——这好像不是他的身体!
  脑移植?机械化?穿越?这金手指开大了吧?饶是巫承赫想象力丰富且擅长脑补,也惊得目瞪口呆,双手在身上摸了摸,越发确定这不是自己的身体——这个身体又瘦又小,身高不超过一米七,体重不超过五十五公斤,根本不像是个成年人。可是他明明已经二十八岁,在UN维和部队服役都两年了!
  巫承赫要疯了!
  不容他淡定下来,刺耳的报警声又响了起来,接着,一个粗犷的男声代替了之前机械的女声,“晚上好尊敬的乘客,你们乘坐的‘五月花’号公共飞船现已被自由革命军全面接管,请不要恐慌,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将会有一个愉快的旅程!”
  自由革命军?作为一个维和军人巫承赫居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于是这不是地球吗?
  而且什么叫“公共飞船”?
  “红色警报,红色警报。”机械的女声再次提示,“所有乘客请注意,所有乘客请注意,休眠已全面解除,所有人请按橙色箭头指引的方向移动,十分钟内在中心大厅集合。重复,本船已被自由革命军全面接管,请务必听从他们的一切指令,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以免造成伤亡。”
  “是自由革命军?!”一个胖子从巫承赫身边的休眠舱里爬了出来,双眼露出惊恐的神色,“天呐,我们被恐怖分子劫持了,快报警!”他哆嗦着伸出左手,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掌心亮光一闪,竟然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荧光屏,屏幕上显示着一个红色的X。
  “天!互联网被屏蔽了!”胖子惨叫,“一点信号都没有!”
  陆续有其他人从休眠舱里爬了出来,他们和胖子反应都差不多,先是惊恐大叫,继而在手心点起各式各样的光屏,然后看着上面的红叉叉发出绝望的惨叫。
  巫承赫完全顾不上绝望,他已经出离惊悚了——这是什么技术?全息屏幕吗?那不是科幻片上才出现的场景吗?这么牛逼的技术现在连军方都没有大范围使用,民间怎么可能普及?
  还是……现在已经不是“现在”了?
  巫承赫瞬间加入了绝望的行列——休眠舱、半透膜、自动挥发的粘液、人手一部的全息屏,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这是一个科技发展远远超过21世纪的时代!
  娘啊我这是穿越到未来世界了吗?
  炸不死很好,但一穿越就被劫机这完全是坑爹的节奏啊,难道要再死一次吗?巫承赫傻眼了。
  然而凶残的“自由革命军”完全不给他消化信息的时间,噪杂的人声中,警报声再次响起:“重复警报,全体乘客请务必在十分钟内赶到中心大厅集合,移动时请排队沿橙色箭头前进,以免发生踩踏。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现在开始五分钟倒计时,四分五十九秒,四分五十八秒……”
  一行亮橙色的全息箭头漂浮在半空中,指示着中心大厅所在的方向,众人面面相觑,都露出无奈惶恐的神色,慢慢排成一行沿箭头往前走去。
  巫承赫混在人群中间走出了休眠舱所在的舱室,沿着一条银灰色的过道进入了中心大厅,这里有点像歌剧院,上下两层,密密排布着银灰色金属座椅,正对门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几个穿着墨绿色军装的彪形大汉正站在平台上,像饿狼围观鲜肉一样看着鱼贯而入的乘客。
  巫承赫又瘦又小,低着头混在人群中,完全不起眼,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子,坐了下来。
  “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给你们造成了小小的惊吓。”为首一个皮肤黝黑的恐怖分子提高声音道,“请不要恐慌,现在‘五月花号’正式由自由革命军接管,我们会最大限度保障你们的人身安全。”
  乘客们惶然对视,发出窃窃私语的声音,巫承赫身边的胖子有点哆嗦:“自由革命军……这些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天呐!像我这样的穷逼,连绑架勒索的价值都没有,他们一定会把我像丢垃圾一样扔进太空里,呜呜……”他越说越怕,低声啜泣起来。
  刚被利比亚的人肉炸弹炸穿越,就上了劫匪的贼船,巫承赫此刻的心情比他糟心多了,但出于医生的节操还是轻声安慰他:“放松点,深呼吸,你要晕过去了。别担心,这么大规模的绑架,一定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但在此之前你先得保证自己活着。”
  他的话像是有某种镇定的魔力,胖子看着他的眼睛,随着他指示的节奏调整呼吸,竟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瞳孔慢慢散开,表情有种梦幻般的放松:“你说得对,我得先活下去,你说得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紧紧拉着他的手,一脸“妈妈不要丢下我”的表情。
  什么情况?巫承赫觉得略奇怪,是我的催眠技术又提高了吗?
  这时黑人绑匪说话了:“安静!我们是自由革命军,是为了反对远航军独|裁暴|政而成立的民主武装,我们来自于公民,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公民的事情,请诸位不必担心,只要你们不做无谓的抵抗,我们会最大限度保证你们的安全。”
  原来是太空版陈胜吴广……巫承赫大致推断这是一个由“远航军”统治的专|制国家,这帮家伙是在闹革命,就是不知道闹革命为什么要劫机,杀富济贫吗?还是恐怖震慑?
  像是为了回答他的疑问,黑人版陈胜OR吴广接着道:“我们这次行动的目的并不针对诸位,你们很快会被送往最近的空间港,我们不是绑架,也不是勒索,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听说能活命,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恐慌而期待地看着他,黑人顿了一下,道:“在这艘船上,有一位特殊的客人,他的父亲是远航军最高统帅——汉尼拔星将。现在,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这位特殊的客人站出来,其他人将马上重获自由!”
  满座哗然,一个胆大的中年男人颤抖着道:“大、大哥,您只要接驳这艘船的主控系统,就能查到所有乘客的名单,我、我想您很容易就能找到他。”
  黑人阴鸷的眼神扫过发言者,道:“很遗憾,乘客名单里没有他的名字。”
  “那他应该不在这艘船上吧?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
  “情报确切,他就在这艘船上,在你们中间,只是使用了假身份。”黑人扫视全场,“那么,尊敬的小汉尼拔先生,为了所有人的生命安全,请你站出来吧。”
  乘客们急切地四下观望,巫承赫也忍不住左顾右盼,然而十分钟过去了,中心大厅里的噪杂声越来越大,却始终没有人站起来。
  “很好,看来小汉尼拔先生并不像他伟大的父亲一样勇敢。”黑人狞笑了一下,道,“那么让我们来帮助一下他吧。”他大步迈下平台,忽然抓住了前排座椅上一个瘦小的金发少女,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拉了上平台,右手一动,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对准她的太阳穴,“我数到十,如果还没有人站出来,我就打爆她的头!”
  少女发出惊恐的尖叫,黑人提高声音:“这里有四百二十六名乘客,小汉尼拔先生,如果你站出来,他们都可以活下去,但如果你执意当个胆小鬼,那所有人都要给你陪葬了,当然,你自己也活不成!”
  大厅里爆发出激烈的吵吵声,巫承赫也焦躁起来,如果这位传说中的官二代是个孬种,那所有人都要给他垫背了,作为一个新鲜出炉的穿越者,他在利比亚的大爆炸中活下来不容易,可不想就这么被绑匪给一枪崩了。
  话说崩了以后他还能穿回去吗?
  至于他自己会不会是那个官二代,巫承赫还没多想,毕竟四百二十六分之一的机会,那还是比较渺茫的。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哒~转圈圈求撒花花~~~
  明天开始还是上午十一点更新么么哒~


☆、光环太多数不清

  “一、二、三……”
  随着黑人计数的声音,整个中心大厅简直像是炸开了锅,众人七嘴八舌大声祈求:
  “求求您站出来吧,小汉尼拔先生!”
  “是啊,救救我们吧,我的孩子才两岁。”
  “我老婆还怀着孕呢,行行好吧小汉尼拔先生,您身份高贵,他们不会为难您的。”
  “是啊,您现在站出来,将来统帅大人一定能救您出去的。”
  然而他们的祈求全都像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直到黑人数到“八”,仍旧没人站出来承认自己是汉尼拔统帅的儿子。
  看着黑人手中嘤嘤哭泣的萝莉,巫承赫心急如焚,他是个医生,更是名军人,他不能眼看着恐怖分子在他面前杀人。但他一没刀二没枪,自己还是个战斗力负五的弱鸡,这种时候出头完全就是找死,最多把自己变成下一个挨枪子的人质。
  最好就是能找到小汉尼拔……巫承赫四下观望,希望能从微表情判断出可疑者,他的第二专业是心理医生,但现场人太多了,他根本没时间一一甄别。
  而且要命的是他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小汉尼拔!
  “九……”黑人已经数到了九,右手食指开始缓缓扣动扳机。就在这时,被他抓在手中的少女忽然整个人软了下去,双手捂胸,两眼翻白,大张着嘴,仿佛搁浅的鱼儿一样,喉间发出窒息的“咝咝”声。
  黑人有瞬间的错愕,以至于最后一个数字滑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单手捞住少女瘫软的身体,将她放到地板上,不过手中的枪还指着她的头。
  是哮喘!巫承赫心里一沉,正在想要怎么救她,就听到脑子里好像有个声音说“站起来,去救她”。
  然后他就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了。
  什么情况?!巫承赫傻了,这个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有没有!
  这是我党舍己为人的政治教育太成功了吗?还是我自带圣母送死光环?
  发现有人起立,纷乱的人们瞬间安静下来,目不转睛看向巫承赫。
  “……我是医生。”定格半秒钟,巫圣母硬着头皮道:“她哮喘犯了。”缓缓举起双手,尽量以平静无害的目光与黑人对视,表示自己没有反抗的企图,淡定道,“她哮喘发作,如果不立刻救治,会窒息而死。”
  站都站了,事已至此,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巫承赫深呼吸,以缓慢而明确的动作拿出座椅下面的急救箱,平视黑人,诚恳道:“如果她这样死去,你刚才的命令将不成立,为了维护你的威信,请允许我医治她,如果你要继续之前的威胁,稍后可以拿我作为人质。”
  一片死寂,没人料到这种关头会有人自寻死路,而且还是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瘦弱少年,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黑人对着巫承赫的目光,竟没有呵斥他,瞳孔轻微地收缩再扩开,面部肌肉放松,流露出一种半梦半醒的神色,虽然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但也没有出声阻止。
  巫承赫做了两年维和军医,没上过前线,但受过极其严苛的反恐训练,竭力稳定情绪,提着急救箱上了平台。
  对视的视线错开,那黑人瞳孔一缩,像是忽然回过神来,低头,手中的枪立刻抵上巫承赫的太阳穴:“你是谁?”
  我也想知道好吗……巫承赫有条不紊地抢救着少女,道:“我是医生。”
  “医生?”看着他稚嫩的面孔,娴熟稳定的动作,黑人有些狐疑,道:“你有多大,十五岁?还是十六?”
  我也想知道好吗……巫承赫再次叹气。
  少女在短暂的昏厥之后苏醒过来,碧蓝色的大眼睛看着巫承赫,流下大颗大颗的泪水:“救救我,哥哥,我不想死……”
  “没事了,没事了。”巫承赫给她戴上呼吸器,安抚地抚摸她顺滑的金发,“你会活下去,保持呼吸,不要紧张。”
  少女看着他的眼睛,紧绷颤抖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纤细的手指抓着他的手不放开,眼泪却慢慢止住了。
  巫承赫于是十分怀疑他除了圣母光环,还带有催眠光环。
  “我很敬佩你的勇气,小子。”黑人用枪管碰了碰巫承赫的头,道,“不过很抱歉,游戏要继续了!”看向乘客,猛然提高声音:“再一次,我数到十,小汉尼拔先生,如果你还不站出来,这个勇敢的小伙子就要见上帝了。瞧瞧吧,我们伟大的汉尼拔星将,他的儿子原来是个孬种,还不如这个小护士!”
  冰冷的枪管顶着额头,巫承赫内心那是相当的苦闷,但出于乐观主义精神,还是抽空为“小护士”这个称呼翻了个白眼。
  “不,哥哥,不要……”尚未完全恢复的少女握着巫承赫的手,绝望地摇头。巫承赫无暇顾及她的感受,耳中只有黑人计数的声音:“一、二、三……八、九……”
  最后一个数字尚未出口,整个中心大厅忽然猛烈地晃了一下,接着,所有的照明突然熄灭,电光石火之间,巫承赫飞快地一低头躲开了枪口。“嗡——”一声轻响过后,一股炽热的电流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远处的金属壁发出一声闷响。
  躲开致命一击,巫承赫想也不想,一把捞起躺在地上的少女,猫着腰往右后侧跑去,那里应该是一个狭长的过道,没记错的话还有一排空着的位子。
  又是一阵剧烈的震荡,整个大厅倾斜了起来,巫承赫发现自己现在这个身体虽然瘦弱,但耐力不错,平衡性也极好,扛着一个七八十斤的少女,居然不怎么费劲就跑到了目标位置。
  “别出声。”巫承赫将少女放在隔壁的位子上,自己先坐好,扣好安全带,戴上呼吸器,而后又将少女也照顾妥当,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示意她不要紧张。
  大厅倾斜的角度正逐渐加大,脚底下响起阵阵轰鸣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爆炸。四百多名乘客发出失控的尖叫,夹杂着绑匪们歇斯底里的狂喊,四周一片混乱。
  巫承赫紧紧抓着座椅扶手,感觉整艘船在下坠,耳膜正发出不堪重负的嗡嗡声。忽然,耳边“噗”的一声,紧接着右肩一阵灼痛,像是被子弹打中了,但他无暇顾及,只紧闭双眼抵御加速度变化带来的失重感。
  “黑色警报,黑色警报。”机械的女声响彻大厅,“左右主引擎损坏,冷却机停止工作,本船正在坠毁中,B、C、D、F登机口已被强行打开,不明身份入侵者正在登陆。”
  是警察吗?巫承赫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右手被少女拽着,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都快把他的掌骨捏碎了。
  “砰”一声巨响,四周忽然大亮,巫承赫被灯光晃了一下,眩晕之后发现前门的位置被轰开了一个焦黑的大洞,一大群穿着黑色野战服的彪形大汉冲了进来,他们手中黝黑的武器射出刺目的红色光线,分分钟就将负隅顽抗的绑匪放翻在地。
  “大家不要惊慌,系好安全带!”有人大声说,“我们是远航军游骑兵团,恐怖分子已经被我们完全控制。”
  片刻安静之后,大厅里爆发出一阵欢呼。那人又道:“‘五月花号’损毁严重,我们的工兵正在稳定重力系统,大家不要慌乱,排好队,我会安排你们转移。”
  他的声音低沉从容,带着某种让人信服的魔力,大厅中的乘客们很快都镇定了下来,纷纷在过道上排队。
  地板恢复了水平,失重感消失,巫承赫摘下呼吸器,发现身边的少女不知何时又晕了过去,小脸一片苍白,忙将她打横抱起,扬声道:“这里有病人,请让一让!”
  排队撤离的乘客主动让开一条空隙,巫承赫抱着少女挤到前面,门口站着一个黑衣男人,看外形有点像是俄罗斯人,非常高大魁梧,伸臂来接他手中的少女:“病人交给我,你受伤了,走右面的通道,会有航医为你治疗。”
  “哥哥!”少女惊醒过来,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蜷缩在巫承赫怀里,抓着他的衣领不放手,一脸“妈妈别丢下我”的表情。俄罗斯男人试图将她接过来,她甚至扯破了巫承赫的衣领。
  圣母光环赛高!巫承赫肩头剧痛,却根本没法撒手,只好道:“我抱着她吧,皮外伤不打紧。”
  俄罗斯男人没有坚持,指示他往右走。
  巫承赫跟着一群伤员上了一个标着“D出口”的连接通道,几分钟后到达另一艘军方飞船。几个医护兵在分拨伤员,巫承赫和半昏迷的少女被一个身材高挑的俄罗斯女医生送进了一个小治疗舱。
  “她是哮喘,可能还有轻微的心血管疾病,没有受过外伤。”巫承赫将少女放在治疗床上,因为手还被她紧紧握着,只能站在床边。
  “放心吧,你的小女友不要紧。”女医生熟练地给少女进行急救,辅助呼吸,注射药物,然后问巫承赫:“你怎么样,伤口疼吗?”
  “我没事。”巫承赫苦笑,“还有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认识她。”
  “噢,原来是位骑士。”女医生挑眉,示意他坐在椅子上,用剪刀剪开他伤口的衣物,注射麻药处理伤口。治疗床上的少女在镇定剂的作用下昏睡过去,终于松开了手,巫承赫龇牙咧嘴地动了动手指,发现虎口都被她掐青了。
  “情况怎么样?”先前在门口遇到的俄罗斯男人走了进来,问女医生。女医生向他点头致意:“兵长。病人都安排妥当,有十七个重伤员,但都没有生命危险。”
  “好的。”被称为“兵长”的男人点了点头。女医生熟练地给巫承赫缝合伤口,问:“绑匪抓住了吗?”
  “都死了,‘五月花号’已经爆炸,他们负隅顽抗,我们只有先撤出来。”兵长皱眉,“该死,这一片星域一向太平,怎么会有自由革命军?要不是我们出任务刚好路过,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他们在找一个人,是汉尼拔统帅的儿子。”巫承赫插嘴道。
  “汉尼拔统帅的儿子?我怎么没听说过,他唯一的儿子不是今天参加星际棒球联赛吗?怎么可能在这里?”兵长看向他,目光忽然扫向他脖子:“这是什么?”
  巫承赫低头,发现自己的衣领之前被少女扯破了,露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方形吊坠。
  “特别通行证?”兵长伸手摘下他的吊坠,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那玩意忽然闪出一块五公分见方的全息屏。
  “什么?”巫承赫茫然问。
  兵长扫了一眼全息屏,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夏里·辛普森,汉尼拔统帅不就姓辛普森吗?你有他亲笔签发的通行证……于是恐怖分子找的不就是你吗?”
  作者有话要说:  猫叔:不是圣母光环也不是催眠光环,是小护士光环啊弱受 =,。=
  巫大夫:尼玛你才弱受!老子是大夫不是护士!
  猫叔:小护士光环赛高!O(≧?≦)O
  巫大夫:你有病吧……
  感谢:
  blueston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24 19:33:02
  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24 15:14:23
  C.C.ZHA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24 10:59:18
  云在意俱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24 10:11:32
  芒果番茄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02-24 09:48:37
  北尘尘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13 20:48:40
  么么哒~~~


☆、救死扶伤神经病

  巫承赫傻了,看了看吊坠投射出的全息屏,那上面是一个简单的表格。
  姓名:夏里·辛普森(曾用名:巫承赫)
  性别:男-
  年龄:17
  DNA序列:……
  表格左上角旋转着一个立体头像,是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的华裔少年,虽然巫承赫不知道自己现在长什么样,但估计这就是他的三维照片了。
  坑爹啊!他居然就是那个差点害死四百多名无辜乘客的官二代!
  这剧情还能再狗血一点吗?!
  “你没事吧,夏里先生?”女医生发现巫承赫表情比较空白,温柔地问。
  “大、大概吧。”巫承赫呐呐道,“你、你说这是我的通行证?”
  女医生看了一眼兵长,道:“是的,这是汉尼拔统帅亲手为您签发的特别通行证,照片是您的,DNA序列也没错,刚才给您缝合伤口的时候我测过。”
  “……”巫承赫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怎么回事,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汉尼拔统帅的儿子?”兵长诧异地问,“或者您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夏里·辛普森?”
  巫承赫张口结舌,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荒诞的问题。
  “他怎么了?怎么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兵长发现情况有点异常,皱眉问女医生。
  “呃……会不会是撞到了头?”女医生犹豫着说,“或者是过度惊吓引起的短期失忆?”
  “给他检查一下。”兵长严肃道,然后向巫承赫弓了弓腰,道:“您好夏里先生,我是远航军游骑兵团兵长,伊万诺夫,这里是‘斥候’舰队旗舰,您搭乘的‘五月花号’公共飞船已不幸坠毁,不过我和我的舰队会保护您的安全,确保将您送回汉尼拔统帅身边。”
  “……哦。”巫承赫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道,“谢、谢谢。”
  “您的记忆好像出了点问题,夏里先生。”女医生说,“我是斥候舰队的航医艾娃,我想我们还是先检查一下您的脑部有没有受伤吧。”
  我脑子没事,只是换了个魂儿而已……巫承赫迅速思考要怎么才能让人相信他就是夏里·辛普森本尊,没有疯,也没有神经病,更没有借尸还魂——他可不想被当成什么怪物送进研究机构解剖化验。
  “抱、抱歉,我脑子有点不清楚。”巫承赫迅速装柔弱,捂着额头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休眠舱中唤醒以后我就感觉怪怪的,有点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了。”
  “哦,别担心,夏里先生。”艾娃同情地说,“也许这只是暂时性失忆,从前有过这样的案例,解除深海状态的过程中如果出现意外,患者脑部会受到刺激。”
  确实很刺激,就是太刺激了……巫承赫依照艾娃的指示躺到了一个半米宽的金属台上,一个彩虹桥闪出来将他的脑袋来回扫了一遍,几分钟后在平台一侧显示出一个复杂的表格。
  表格里有些参数是巫承赫熟识的,有些则闻所未闻,艾娃凝视着表格,眉头越皱越深,半晌道:“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记忆区的波动确实有点异常,但并不明显。”关闭仪器,对巫承赫道,“也许只是休眠中断引起的暂时性失忆,应该不是病理性的,您的大脑没有任何损伤。”
  巫承赫只能顺着她的话说:“你说得有道理,可能过一阵子就能自动恢复了。”
  伊万诺夫安慰他道:“是啊您千万别着急。对了,请允许我用您的通行证接驳汉尼拔统帅,我想他应该非常担心您的安危。”
  “呃……好吧。”巫承赫非常心虚,但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这个要求,眼睁睁看着伊万诺夫将传说中他爹给他亲手签发的特别通行证放在左掌心,几秒钟后,蓝光一闪,他身边出现了一个惟妙惟肖的三维全息投影人像。
  那是一个冰山脸的中年女子,金发碧眼,穿着黑色西装套裙,左胸别着一个飞翼狮子徽章,她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请通报姓名,上尉。”
  “长官!”伊万诺夫立正敬礼,“我是游骑兵团兵长伊万诺夫,在斥候舰队旗舰向您致敬。”
  “稍息,兵长。”中年女子道,“我是汉尼拔统帅的第一秘书尤娜,你现在正在使用夏里·辛普森先生的特别通行证,请问是他出了什么问题吗?”
  “是的长官。”伊万诺夫道,“夏里先生乘坐的‘五月花号’公共飞船遭到自由革命军的袭击,已经坠毁,我和我的舰队正好路过,搭救了船上所有乘客,包括夏里·辛普森先生。”
  听到五月花坠毁,尤娜瞬间惊呆,一脸“完了我要被上司枪毙了”的表情,后来听说巫承赫还活着,冰山脸立刻春暖花开:“太好了,兵长,我代表汉尼拔统帅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夏里先生没有受伤吧?”
  “肩部中弹,不严重,不过因为劫匪强行终止深海休眠,他大脑受到刺激,好像失忆了。我的航医已经给他做了检查,他大脑没有损伤,这种情况应该是暂时的。”
  尤娜马上道:“伊万诺夫兵长,夏里先生身份尊贵,舰队条件有限,请不要贸然对他进行治疗。”
  “是,长官!”
  “好的,谢谢你兵长,我会把这件事转告汉尼拔统帅,他一定会嘉奖你的。既然夏里先生的行踪已经泄密,请你立即亲自将他送回加百列军港。”尤娜颔首,加重语气道,“请务必保证他的安全,他对统帅来说非常重要。”
  “是!”伊万诺夫严肃敬礼,显然对汉尼拔统帅怀着十二万分的尊敬,“我以生命起誓!”
  通话结束,巫承赫这下彻底相信自己是官二代了,不过……“你刚才说汉尼拔统帅只有一个儿子,今天还参加星际棒球联赛,那我呢?”
  “呃,抱歉我对统帅的私事并不了解。”伊万诺夫的表情略尴尬,“这您要问统帅本人了,或者等您自己想起来。”
  “哦……”巫承赫瞬间脑补了一堆关于“私生子”、“干儿子”、“地下**”之类的狗血情节,道,“那我好好想想。”
  “您也不要太纠结了夏里先生,用脑过度容易致残。”伊万诺夫默默擦汗,表示对统帅大人的家族秘辛没有任何好奇。开玩笑,那是作死好吗,哪怕是战斗的种族,也战不过神一样的统帅大人……
  伊万诺夫和艾娃忙着安排人质、抢救伤员,巫承赫被安置在一个单独的医疗舱里休息,趁机科普了一下这个时代的背景知识。
  原来他穿越了将近一千年,来到了一个高度发达的宇航时代。
  近九百年前,也就是公元2112年,地球爆发全球性的生化狂潮,99.99%的人类死于这场灾难,只有60万被甄选出的人类精英幸免于难,乘坐六艘‘诺亚方舟’救生舰逃出了银河系。他们通过长途星际旅行,最终定居位于Υ星系的敦克尔星球,建立了统一的新联邦,并开启了一个新的纪元——星历元年。
  星历427年,联邦组建了远航军,和Υ星系本土的蝎形生物发生大规模战争,最终赢得胜利,之后,远航军一再扩充,将战线往星系深处推进,征服了数十个异星殖民地,并在浩瀚的宇宙中建立了上百个空间堡垒。
  到了现在,也就是星历853年,远航军已经发展成了一个联邦几乎无法控制的庞然大物。因为以总统为首的联邦政府过于软弱,执掌远航军的三大星将甚至推选出了最高统帅,也就是巫承赫传说中的爹——汉尼拔·辛普森,与总统平等对话。
  汉尼拔作风强硬,心狠手辣,导致很多人揭竿而起反对他的独|裁暴|政,劫持“五月花号”的自由革命军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因为军力相差悬殊,他们的“起义”活动对统帅大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压根没有浪费时间去剿灭的必要。
  巫承赫弄清了自己所在的时间和空间,内心的震惊已经是天崩地裂——作为一个一千年前的远古人类,请问他要怎么才能扮演好“远航军最吊官二代”这个角色?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红楼同人]红楼之林氏长兄 by 鱼头小闲(四) 下一篇:全职医生[未来] by 绝世猫痞(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