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大地主 by 尹琊(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大少爷,不好了,小姐留书出走了。”
“二娘和三娘的女儿还未嫁人。”
“不行啊大少爷,当初那人与老太爷约定娃娃亲的对象只能是大夫人生的,大小姐和二小姐都不行。”
安子然的目光顿时移到快四个月大的弟弟身上,半晌才道:“男的可以吗?”
管家:“……”
安子然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男的确实可以,只不过跟他想象的略有出入。

☆、第一章 安家 (1549字)

崇明二十七年正月,大雪。
    大亚王朝许多地方都被大雪覆盖,银装素裹,美不胜收;天气虽然寒冷,但是掩盖不住过年喜庆的气氛,大大小小的城镇,家家户户几乎都挂上了红灯笼。
    安远县是大亚王朝其中一个小县城,大年初三本该是喜庆的节日,家家户户高高兴兴,张灯结彩,但是却有一大户人家的门前挂起了两串白灯笼,全家上下都笼罩在一阵阴沉的气氛当中。
    这户人家就是安远县最大的地主——安家!
    安家大宅
    天蒙蒙,还未亮,偶尔能听到鸡鸣声。
    一名身穿白色素衣的丫环一大早就起来了,双手端着一个装满热水的盆子穿过长长的走廊,步伐略急。
    其他丫环仆人同样起得早,个个都是一大早就忙得脚不沾地,本该热热闹闹的气氛却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低着头,碰到其他人也不点头,皆是匆匆走过,好像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否则犯了什么忌讳一样。
    端着水盆的丫环终于走到安家主屋,进入大门后,她往左边的侧院走去,穿过一处被大雪覆盖的花园,丫环敲响房门,得到屋内人的首肯后才推门走进去。
    丫环先将冒着热气的水盆放到木架子上,然后才走到屏风后,迅速的看一眼仍然躺在床上的少年,接着垂眸,面色平静的说道:“少爷,热水已经打来了。”
    少年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丫环不敢多言,她也已经习惯少爷现在这副略微冷淡的态度,而且出了那样的事情,少爷就算不想改变,也得改变了,否则……丫环摇摇头没再想下去,轻手轻脚的走出去了。
    当屋内只剩下少年一人时,他才笨拙的从床上坐起来,花了一刻钟穿好衣服和鞋子,然后走到丫环打好的热水前。
    少年透过清水看到他那张胖得几乎能流油的脸,尽管已经看了三天,但是他仍然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曾经英俊潇洒的脸被一张猪一般的脸取代,任谁都无法立刻接受。
    少年名安子然,是安家大房所出,年十六,嫡长子,名正言顺,底下还有同母所出花容月貌的妹妹和……弟弟。
    此时的少年却不是真正的安子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安子然,他是三天前才醒来的,之后就发现自己成了安子然。
    现在,他已经接受自己成为另一个陌生人的事实,但是不代表他接受得了安子然的体积,才十六岁,竟然已经有七十八公斤重,全身上下都是肥肉,一身病,严重超标,导致他现在做任何事都非常艰难,否则谁家穿衣服会花一刻钟?
    于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安子然就确定了第一个人生目标——减肥!
    不过他的减肥计划还未开始实施,安家一大箩筐的事情却接踵而至,不处理完,他知道自己如何也减不了肥。
    安家是安远县最大的地主家,家财万贯,安常富便是安子然的爹,他是安家最有话柄权的人,说一不二,是个很有手段的人,长得富态,不过并不丑,安家诺大的家业可以说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安常富共娶四房,大房是安子然的亲娘刘梅香,她是安常富发家前期明媒正娶的妻子,亲眼见证安家从小打小闹变成现在家大业大的局面,为安常富育有两子一女。
    她这一生最成功的地方就是为安家生下两个男娃,因为她是安常富的妻妾中唯一生下男娃,为安家传承香火的人,因此很受安常富的敬重,夫妻关系十几年都很和睦,即便安常富后来又娶了二房,三房和四房,他对刘梅香的感情亦从未变过。
    照理说,安子然会活得很幸福。
    三天前确实很幸福,直到安常富与刘梅香的死讯传来,这种幸福就像镜子一样,轻轻一摔就碎了。
    安家从此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安子然也跟着‘水深火热’了。
    【我开新坑了,欢迎大家来收藏,本来昨天就要开坑的,结果连城上不去,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第二章 四姨娘 (1638字)

大年初三,家家户户串门子的时候,安家大宅却布置了一间灵堂。
    灵堂设在安家一处小厅堂里,说是小,其实也很大,正中央摆放着两副灵柩,正是安子然的爹娘安常富和刘梅香,棺材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做成的,据说可长期不腐烂。
    安子然从丫环那里听说,两副棺材是安常富生前为自己和妻子置办的,为的是等老了入土为安用,结果却提前用上了。
    这种行为,安子然不知道怎么吐槽好。
    分明就是咒骂自己早死,而且还把他的妻子拉上一起陪葬。
    不过他也听说安常富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金丝楠丝非常难弄到,这种楠木据说是达官贵人专用的木材,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被安常富弄到几根楠木,刚好够做两副棺材,两副棺材还是半年前做好的,时间并不长。
    安子然顺着上一次的记忆来到灵堂外面,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嘤嘤嘤的哭泣声,哭声越来越大,好似怕别人听不到一样,好不悲伤!
    嘴角轻轻一掀,安子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不过因脸上的肥肉太多,所以弧度不是很明显。
    走进灵堂,安子然看到灵柩前跪着两个身着素衣的妇人,平时堆满昂贵的漂亮发簪发饰的头上此时也只剩下一根朴素的簪子。
    两人正是安常富的侧室,也就是安子然的二姨娘方君萍和四姨娘王晴岚,自从他爹娘过世后,两人天天都来灵堂哭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有多爱安常富,另外还有一个三姨娘郑碧,头三天听说还有来,今天却没看到了。
    如果是以前的安子然,或许会这么认为。
    可是,现在站在她们面前的,是换了壳子的安子然,一颗心玲珑剔透。
    “子然,你怎么过来了,病好了吗?”
    王晴岚转过身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安子然,肥胖的身体想不注意到都难,立刻露出一副关心的表情,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我好多了,四姨娘。”安子然一脸平静的看着她。
    王晴岚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几天她总觉得安子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安子然是个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人,仗着是家中的长子,时常打骂下人,而且稍不顺心就会发脾气,极难伺候。
    现在,王晴岚有种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是觉得安子然好像开窍了一样,自从老爷和大夫人过世后,他几乎没有吵闹过,整个人死寂沉沉的。
    不过她没有过于细究,这种转变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最疼爱自己的爹娘死了,一下子少了两个亲人,任谁都不可能不受打击。
    所有人都觉得,安子然的转变是正常的。
    这时,方君萍走了过来,她的眼睛因为刚哭过,所以微微发红,但是表情冷冷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看到安子然,眼中却闪过一丝厌恶,虽然她掩饰得很快,但是还是被安子然捕捉到了。
    方君萍语气生硬的对他说道:“既然病好了,去给你爹娘上香叩头,他们过世后,你这个长子还没有给他们上过一次香。”
    安子然淡淡的回道:“我知道了,二姨娘。”
    说完他便从两人身边走过,守在灵堂旁边的仆人立刻递给他三柱香,安子然接过后很干脆的拜了两人,尽管他们不是自己真正的父母,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了,免得被人抓住把柄。
    在灵堂里停留了将近半个时辰,安子然才走出来,王晴岚似乎在外面等他,看到他立刻迎上来。
    王晴岚看他脸色微白,额头还冒着一层薄汗,大概是前几天落下的病还没完全好,顿时一脸心疼地道:“你这孩子,病还没好就赶紧去休息,现在你可是安家唯一能做主的男人,安家还要靠你,你可不能病倒了。”
    说着她还拿出一条白色的帕子准备帮他擦汗,不过被安子然下意识的躲开了。
    王晴岚也不觉得尴尬或突兀,接着说道:“你爹娘的丧事就交给四姨娘,我一定办得妥妥的,让你爹娘风光大葬。”
    “那就麻烦四姨娘,我先回房了。”安子然点点头。
    王晴岚目送他离开,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脸色才慢慢沉下来,老爷一死,安家唯一能做主的人就只剩下安子然,她膝下无子无女,可得好好抓紧这棵大树。

☆、第三章 争气的大房 (1724字)

安子然回到屋里,并没有躺床上去休息,脑海里不断思索着安家的状况。
    安常富过世时才三十八岁,他的妻妾为他育有三女两子,也算不错,不至于让安家人丁稀少,其中有一半是正妻刘梅香所出,不过刘梅香在嫁给安常富的时候并不是第一个怀孕的人。
    嫁给安常富的第一年,刘梅香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于是安常富在第二年就娶了二房方君萍,嫁进门没两个月,她的肚子便传出喜讯,在安家的风头直接盖过身为正妻的刘梅香。
    那一年,安常富所有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方君萍身上,什么好东西都往她的屋里送,当时别提多风光。
    方君萍不过是个俗人,安常富的宠爱几乎让她忘了形,在安家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姿态,挺着个大肚子,仿佛拿着一枚免死金牌,甚至在刘梅香面前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结果悲剧来了。
    方君萍的肚子并不争气,第一胎就为安常富生了一个闺女,也就是安家大小姐安巧娥,说是大小姐,在很多人眼里不过是一个妾室生的。
    这让一直期待生儿子的安常富失望不已,之后,方君萍的日子直接从云端掉回地面,又变成众人眼里地位低下的妾室,由于她怀孕的时候过于高调,得罪了不少人,失宠后,安家上下很多人都不喜欢她。
    两年后,安常富娶了三房郑碧。
    郑碧长相貌美,但性格有点刁,有点泼辣,得知刘梅香三年无所出,她对刘梅香表面很客气,实际上绵里藏刀,说话夹枪带棍。
    她和方君萍一样,也是进门没多久就怀孕了,但是比较不幸的是,和她同时怀孕的还有大房刘梅香,于是两人平分了安常富的宠爱。
    郑碧觉得刘梅香与她八字不合,期间没少针对她,结果她也悲剧了。
    经过三年沉淀,刘梅香的肚子终于争气了,仿佛三年来就是为了这一刻,安子然在安常富期待中呱呱落地,只比郑碧早三天生产,而且第一胎就是安家的长子,这意味着什么,安家上下非常清楚,从此,刘梅香的正妻之位无比坚固。
    而郑碧则走了霉运,她也生了个闺女,名唤安可心。
    从那以后,她在刘梅香面前几乎是夹着尾巴做人的。
    女儿虽然继承了她的美貌,但是因为安子然的出生夺走了安常富全部注意力,所以安可心从小便不得安常富重视,在郑碧的熏陶下,反而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更加不得安常富喜爱。
    一年后,安子然的妹妹安于芝出生了。
    不过因为已经有了安子然,所以尽管刘梅香第二胎生了个闺女,安常富仍然很高兴,爱屋及乌,对安于芝的喜爱便超过前面两个女儿。
    安巧娥那时已经开始懂事了,她知道自己不被爹爹喜爱,所以从小便板着一张脸,性格直,又死板,将她娘的性格学了十成十。
    至于四房王晴岚,她进门不过一年,因时间短,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不过她并不着急,因为她有美貌,安常富娶她进门也正是看中她那张貌美如花的脸,她有的是时间,可是计划远不如变化,她哪里料到,在她进门没多久,刘梅香就怀上第三胎,而且还是个男孩,等她意识到危机的时候,安常富却死了,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王晴岚被劈傻了。
    以安家的家底,觊觎安家家产的人绝对不少。
    本来可以是一部宅斗记,却因为刘梅香太过争气,宅斗还没开始就完败二房三房四房,安常富死后,整个安家都是安子然兄弟俩的。
    可惜刘梅香命薄,还没来得及享福就和安常富一起走了。
    两人早逝并不是什么阴谋,原因和安子然的弟弟有一点关系。
    安子鸣的出生在安常富的意料之外,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只有安子然一个儿子,结果老天爷在他快步入四十的时候却又送了他一个儿子。
    老来得子,安常富喜得好多天都没合拢过嘴,于是在安子鸣满月后,夫妻俩决定去庙里拜佛还愿,结果在返回的路上遇到了土匪,夫妻双双死于土匪刀下,两条富贵命就这么葬送了。
    两人去世的消息传到安家,安家上下几乎被一片阴云笼罩着,除大房之外的三房姨娘没有一个高兴,甚至有下人说听到谁谁在屋里大发脾气,摔坏了不少东西,还有丫环被打了,导致下人们都不敢再说话,安家的气氛十分压抑。
    虽然已经确定整个安家都是大房的,但是……
    安子然突然沉下脸,三天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绝对不是意外。

☆、第四章 怀疑 (1654字)

安常富和刘梅香是在三天前出事的,当时消息很快就传到安远县。
    安家上下哀嚎一片,一个个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要知道第二天就是过新年,全家团圆的喜庆日子,结果却在这个时候传来噩耗,硬是把喜事变成了丧事。
    而安子然是在消息传来的当天下午出事的。
    当时大家都沉浸在震惊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安子然失踪了,等到他们发现安子然不见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据说,安家是在后院找到他的,当时他就躺在雪地里,身上只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服,要不是他肉厚脂肪多,以当时的天气,在雪地里躺一个时辰,绝对会被冻成冰棍,不过原主也确实死了。
    至于安子然为什么会躺在雪地里。
    大家都说因为爹娘去世,所以伤心过度才会一时想不开,也没有去追究。
    可是事情哪里会这么巧,要知道,原主是真的死掉了。
    安子然从丫环那里了解到,原主因为从小就被安常富宠着,长大后变成一个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平时没少干些欺人之类的恶劣事迹,以他的性格,不像是会自杀的人,所以他怀疑这件事另有蹊跷,很可能是有人想杀他,目的非常明显,十之八九是冲着安家的财产来的。
    安子然坐在躺椅上,目前他对安家的了解还不深,暂时理不清楚谁最有嫌疑,而且没有证据,就算他知道是谁做的也没有办法,眼下他要做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减肥,必须减!
    第二件就是将安家彻底的掌握在手中,然后再慢慢的找出那个想要害自己的凶手,这样才能提前预防,那人既然想要安家的财产,一定会再找机会下手。
    脑子不断转着,安子然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他三天前才接收这具身体,虽然重新捡回了一条命,但是这具身体的体质实在是太差了,加上受寒,所以精神一直不太好。
    不过,原主被搞坏的身体原因出乎他的意料,因为和花天酒地没有关系。
    原来的安子然因为安常富在这方面看管得很严格,所以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异性,不论是清白的姑娘,还是窑子里的女人,基本很少触碰,这方面令安子然很满意,他本身就不是个爱乱来的人,自然不希望接收到一副不干净的身体。
    再醒来已经是正午。
    春兰,也就是早上给他端热水过来的丫环,发现他醒来后,立刻和另一名丫环秋兰将饭菜端到他房间里。
    两人都是刘梅香的贴身丫环,另外还有夏兰和冬兰,自从刘梅香去世后,四人就被管家安排到他这边服侍,因丫环比较细心,照顾大病初愈的他刚刚好。
    安子然胃口不大,他还想减肥,所以吃的不多,只吃一碗饭就让春兰和秋兰把一桌饭菜端下去。
    春兰欲言又止,但是还没说话就被秋兰拉出去,她们只是下人,况且在这个非常时期,能少说话就少说话,否则说多错多,很可能会引起少爷的不满。
    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
    安子然在屋内踱步走了三四遍,春兰和秋兰便回来了,他回头冷淡的说道:“把披风拿来,我要去书房。”
    他指的书房是安常富的书房,很多账册都放在那里,距离他的房间有一小段距离。
    秋兰立刻从里面拿了一件雪白的披风出来,披风是狐皮制的,非常昂贵,当初买的时候据说花了上千两,因为安子然体质偏寒,所以安常富特意买给他的,安家也就只有他才有,其他人,包括他的亲妹妹都没这个待遇。
    三人走出房间,早上才打扫干净的走廊,又被大雪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白花花的,像银装素裹的世界,虽然冷,却也别有一番风景。
    正当安子然快要走到书房的时候,迎面却走过来一名中年男子,对方步履略急,此人正是安家的管家苏舟,年纪比安常富大,在安家已经干了二十几年,据说很受安常富信任,对安家忠心耿耿,很多不知道的事情都可以问他。
    苏管家看到走廊上的安子然,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愕然,他迅速的敛起脸上的表情,快步走到他面前,“大少爷,大老爷来了,此刻就在灵堂那边,您……要不要去看一看?”
    安子然目光流转到管家脸上。
    “那就去看一看。”

☆、第五章 安常德 (1701字)

“我短命的弟弟,你怎么能早早就走了……”
    还未走到灵堂,安子然便听到灵堂里传出来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哭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哭声夸张过头,听起来反而有点假。
    等他走到灵堂门口,往里面一看,哭丧的中年男子正好从地上站起来,衣服有些褶皱,似乎刚刚在地上打滚过,发现有人站在门口,他立刻转过身来。
    中年男子正是苏管家口中的大老爷,他是安常富的哥哥安常德,两兄弟长得颇相似,膀大腰圆,大概是早年下过田,不过他的面色却很红润,一看就是生活过得很滋润的那种人。
    两只眼睛因为刚刚哭过,所以眼眶有点红,不知情的人或许真的会以为他在伤心早逝的安常富,但是安子然却看得出来,安常德不过是惺惺作态,眼中的算计非常明显,特别是在看到他这个侄子后,眼睛几乎发光了。
    “我可怜的侄儿,弟弟和弟妹过世后,看你的小脸白的,你也吃了不少苦吧,没关系,有大伯在,大伯帮你撑着,谁也不敢欺负你!”
    安常德立刻走到安子然面前,慈爱的看着他,伸手就要摸他的脑袋,被安子然轻轻的躲开了,手落空,他顿时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安子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黑色的眼睛却异常平静。
    帮他撑着?撑安家?
    安家两兄弟早在他们各自娶妻的时候就分家了,安家老太爷一碗水端平,谁也不偏袒谁,安常富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打拼来的,与安常德并无半点关系。
    安常德只是安子然的大伯,两家并无财产纠葛,公然说这种话也不怕引人诟病?
    “多谢大伯关心,爹娘已经过世,如今我是安家唯一的继承人,我会振作起来的,好好的打理安家,不会让爹娘在九泉之下失望。”
    安子然摆出一副悲伤的表情,他的脸色本就白,这一表现顿时令人信了八九分,但是安常德却不满意他的话。
    安子然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不学无术、满脑肥肠的纨绔子弟,长得肥胖,完全不似他的爹娘,身上没有一点优点,把安家这份大家业交到这样的人手里,迟早会被败光,还不如便宜他。
    三天前,安常德得知他的弟弟和弟妹去世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定要把安家掌握在自己手里,至于安家的二房三房四房,只为安家生了两个女儿的她们,连安家的财产都分不到,在他眼里完全没有威胁。
    “子然,不是大伯说你,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打理安家?病还没好就应该好好休息,别到时候累着自己,反被某些人趁虚而入,霸占了安家的财产。”安常德说着便意有所指的瞥了眼刚哭丧过,正准备避嫌的王晴岚。
    王晴岚表情一僵,他说的某些人分明就是在指她,心里虽然不快,但是面上却不能与他撕破脸,便阴阳怪气的说道:
    “大伯说的极是,老爷的家产自然得由子然来继承,‘别人’就算是姓安的,也别想染指老爷的家产一分一毫,大伯,你说对不对?”
    说完她就后悔了。
    安常德立即沉下脸,他可不就是那个姓安的‘别人’,而且还是最不安好心的那个,但是他又不能直接反驳,否则不用等到明天,他想染指自己弟弟家产的消息就会传遍安远县,对他是极为不利的。
    “既是姓安的,自然是安家人,比起那些外姓,却想分家产的人要强得多,终归是属于安家的。”安常德一脸道貌岸然,他书读得多,勉强算见多识广,嘴皮子比王晴岚厉害得多。
    王晴岚脸色僵了僵,不再回话,转身对安子然说道:“子然,这里就交给你,四姨娘先下去了。”
    安子然点了点头,从头到尾他只是围观而已。
    她走后,安常德立刻换上一副和蔼的嘴脸,笑眯眯的对他道:“子然,大伯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安家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你大伯,或者找你大伯母也可以,你是我的亲侄儿,如今常富过世,我们的关系就是最亲的,千万不要跟大伯客气!”
    给他灌输了大量亲人之间应该互相扶持,无私奉献,相依为命之类的知识后,安常德便心满意足的走了。
    在他看来,安子然仍然是属于以前那个好糊弄的胖子,只要让他疏远安常富的三房妾室,只亲近自己,安家的财产还不手到擒来?
    白日做梦自然是手到擒来。
    安子然离开灵堂后没有回房,而是去看他的妹妹安于芝。

☆、第六章 妹妹安于芝 (1755字)

安远县的丧葬习俗比较奇怪,至少在安子然看来就是这样的。
    爹娘过世后,守灵的子女不是长子,而是长女,不过这里的长女并不包含妾室所出,而是指正妻的长女。
    安子然卧病在床的三天里,安于芝都在守灵,直到今天早上才回房,正好与他错过了,身为她的兄长自然要去看一看。
    “哥……”
    安于芝怯弱弱的看着前来看望她的安子然,漂亮的眼睛有一丝敬畏,并且带着一点淡淡的疏离,安子然一眼就看出他与这个妹妹应该是不亲近的。
    安子然看着她,安于芝长得很漂亮,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是个传统的古典美人,十五岁的她在这个时代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据说向她提亲的人非常多,但是安常富为了让她嫁得更好一些,或者说把她的价值发挥得更大一些,并没有随随便便就应下她的婚事。
    安子然与她说了几句话,话里带着关心。
    安于芝似乎有点惊讶,眼睛里藏不住的情绪都流露出来了,她回答得有些结巴,显然还不是很适应他这种关心。
    过了一会,安子然才离开。
    安于芝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松了一口气,她还是很不习惯这么关心她的哥哥,不过她也知道爹娘死后,这个家与她最亲近的人就只剩下哥哥和刚满月不久的弟弟,所以她一定要尽快适应与哥哥的相处。
    七日后,按照安远县的习俗,这一天是安常富和刘梅香下葬的日子。
    安家是大户人家,下葬的仪式办得比较隆重,不过安子然并不怎么懂这些,所以他都交给苏管家去办,苏管家也没让他失望,巨细无遗,办得妥妥帖帖。
    处理完二人的后事,安家总算不再那么压抑了。
    喜庆的新年在安家就这么过去了,谁也没有体会到新年的气氛。
    这些日子,安子然也休养得差不多,他的身体只是被寒气入侵,在秋兰四个丫环的照顾下,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他终于有时间正视自己的体重问题,还有安家的产业,虽然有苏管家帮衬,但是有些事情却需要他这个当家处理。
    为此,安子然为自己量身定制了一套减肥方案。
    方案的第一步就是晨间早起跑步做运动,这让安家上下都很震惊,因为他们印象中的安子然是个非常懒惰的人,特别是冬天的时候。
    冬天因为很冷,所以安子然每天早上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爬起来,通常已经是快要正午的时间,这个习惯几乎延续了十六年,安常富知道儿子怕冷,惯着他的后果就是养成习惯,早饭桌上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身影,所以当众人看到他出现在早饭桌上时,一个个都很惊讶。
    安家并不是什么王孙贵胄,因此没有妾室不能与正妻同桌吃饭的规定。
    一开始,大家只以为他是因为爹娘去世大受打击才变成这样,心想着应该坚持不了两天,结果却出乎他们的意料,安子然坚持下来了。
    不仅如此,他现在进出安常富的书房十分频繁,以往他可是对管账什么兴趣都没有,书虽然读过,但是没什么天赋,也就识得几个字而已,原本想让他考取功名的安常富发现长子实在不是读书的料,只好放弃,转而把注意力放到刚出生的安子鸣身上。
    王晴岚几人心里都有些打鼓,她们并不乐意见到安子然这么勤奋上进。
    一旦安子然变聪明了,她们想从他那里捞到好处就会很难,但是现在的安家如果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撑着,过不了多久一定会垮台,而且还有安常德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与其让安家落到他手里,她们更愿意安子然掌管安家。
    她们最起码还是安子然的姨娘,而安常德可不会养着她们。
    此时,她们心中的主角却正在书房里咬着笔杆子。
    原来的安子然书法很烂,一手字写得像蝌蚪在纸上游来游去一样,而他也不曾写过毛笔字,所以不用担心露馅的问题。
    但是为了更好的处理账本,他必须把字练好。
    苏管家知道他的决心后,便替他找来几本字帖,字帖的字体都是不一样的,喜欢哪种就练习哪一种,每日临摹几张,直到能写出来就不需要再临摹。
    一手好字需要时间的沉淀,想要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
    安子然知道这个道理,所幸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就这样,他每天的行程几乎排得满满的。
    不过有人显然不想让他过得这么平静悠闲,想要让他的生活过得更丰富一些,所以安常富和刘梅香下葬不过三天,安常德夫妇就找上门来了。

☆、第七章 撕破脸面 (2269字)

安子然虽然只见过安常德一面,但是却也猜得出他的想法。
    无非就是看安常富死了,安家现在没有一个大人当家,仗着自己是他大伯的身份,所以想要来安家插一脚。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安常德夫妇的厚脸皮。
    “大伯母,侄儿刚刚没有听清楚您的话,可否再说一遍?”安子然面色平静的看着安常德的正妻吴枝,黝黑的眼睛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吴枝被他看得背后一冷,很快她便当这是错觉,好吃懒做的安子然怎么可能有这种气势,一定是天气太冷的缘故,连忙挂起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
    “子然啊,大伯母的意思是你如今还未成年,以前又不曾与你爹学过管账,你一个未成年人管理安家诺大的基业
    想必会很累,而且很多地方你也不懂,为避免你被外人骗了,大伯母和你大伯商量后决定,让你大伯抽出点时间来安家帮你。”吴枝说着便叹了一口气,“你爹和你大伯是血缘最亲近的兄弟,如今他过世了,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你不必跟你大伯客气。”
    安子然轻轻的勾了勾嘴角,“大伯母说的极是,不过爹和大伯早已分家,现在也有自己的家业要打理,让大伯过来帮忙,侄儿反倒过意不去了,而且,这阵子侄儿也跟苏管家学了不少,他是对安家了解最深的人,连他也说侄儿进步了很多,再过不久就能独立管理安家了。”
    二人脸色一僵,这话摆明就是拒绝。
    开口就先将两家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既然分家了,兄长自然不能再插手弟弟家的事情,传出去人们肯定会说安常德在觊觎自家弟弟的家产,但是如果是安子然自个儿同意的,他们就名正言顺的。
    两人本以为安子然会点头,毕竟谁能指望一个纨绔突然变成天才?可是两人没有料到的是,安子然拒绝得非常干脆,还懂得拿话堵他们。
    安常德是个书生,哪有什么家业可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网王同人]被弟控的人生 by 大魔王拉住小魔王的手(四) 下一篇:大地主 by 尹琊(二)